•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战先生的替嫁小娇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角是江西柚战景肆,是佚名所写的短篇言情,小说内容十分精彩,推荐小伙伴们阅读。外人都说,被冲喜嫁给残疾大佬的江西柚太惨了!谁不知道大佬脾气差,坐轮椅,不能那啥,还得去当便宜后妈。谁不知道大佬那两儿子简直是小霸王,恶毒顽劣,不服管教,坏的上天?太惨了,太惨了。

精彩章节

五年后。

江西柚被从老家接到了海城,连江家门都没进,就又被塞到了婚车上。

车很牛逼,限量版迈巴赫,甩江允恩的玛莎鸡一条街。

足可见,她要冲喜的那家人,非富即贵。

窗外景色快速略过,翻盖手机的聒噪铃声忽然响起,她接起,还未来得及说话,电话那边冷漠刻薄的声音便传来了。

“江西柚,替我女儿嫁过去就给我好好嫁,别搞幺蛾子,战家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至于你未婚先孕还流产的事情……战家绝对不会知道的。”说到最后时,继母竟然还得意了一下,仿佛让她嫁人冲喜,是对她江西柚的施舍一样!

随即电话就被利索的挂断了,江西柚低着头,忽然勾了勾唇,既嘲讽又冷漠。

五年前搞她,五年后卖她,只因为江允恩不想冲喜给又老又残还带俩儿子即将快挂了的老男人。

可真是她的好继母。

不过没关系,她回来了,老妖婆和江允恩那个狗东西,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车子很快抵达战家大宅,从被推着进门,江西柚便清楚的感觉到战家的气派,像古代皇宫一样,庄严华丽。

入门,堂上坐着一老太太,面色严肃,眉目之间全是严厉,身边两个小座,坐着俩可爱的小孩子,穿着黑色小西装,气场拿捏的死死的!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如果当年她没有流产,孩子也该这么大了吧?

但很快她又回了神,把阴郁情绪压到心底最深处封印起来。

她也早已调查的清清楚楚,战家这一任掌权人战景肆,也就是她要冲喜的丈夫!

双腿残疾、身体差、不能那啥,还有两个恶魔儿子!

现在又出车祸了,已经昏迷了两个月,谁都不知道他还能不能醒过来,所以……海城没人愿意嫁!

不止她在暗中观察,当战老夫人看到江西柚时,差点气晕,江家确定这是要联姻?不是来结仇的?

这女孩长得呸丑!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土丫头,满脸的麻子,臃肿的身材!

与此同时,寂静无声的大厅里响起了两小恶魔的评价声。

弟弟战栗小脸皱巴巴,无比嫌弃:“这么丑啊,太奶奶,她就是给我爸爸冲喜的女人?”

“太奶奶,冲喜不是惊吓,我爸爸醒过来会被她吓死的!她就是看中我爸爸的钱了,我们不要她嫁进来!”哥哥战越随之附和,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江西柚。

江西柚则不动声色,和他们大眼瞪小眼,这俩小孩,就是传说中战家难缠的小霸王!

老夫人又怎能不嫌弃,说出去也丢他们战家的脸,可她那孙子都几年了,自从主人格苏醒后,哪怕绝口不提那晚上的女人,也接受了两个儿子,可他竟然一个女人都不要了!

现在出了车祸又昏迷了那么久……

老夫人没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想给他找个冲喜的女人。

可以前趋之若鹜的那些千金,现在躲战家跟躲瘟疫似的!

她甚至让人去乡下打听过那个女人,可谁知道那女人当年被催眠醒来后接受不了跳河死了。

现在终于有个点头愿意冲喜的。

丑就丑了点吧?

心里这么想,面上的架势仍然不变,老夫人声音严肃,“江…西柚?战家娶你是为了给景肆冲喜,好好照顾我的景肆,记住你的义务和身份!”

话落,老夫人对着身后接江西柚的男人喊道:“迟枫,带她上去看看景肆,今晚就安排她住进去。”

“是,老夫人。”

迟枫对江西柚做了个“请”的姿势,让她上了楼。

望着江西柚肥胖的背影,俩兄弟面面相觑,随即小脸一垮,从椅子上蹦了下来,跑向老夫人。

“太奶奶,我们不要她当后妈,她长得太丑了!”

“这种长相的女人一般心思都比较坏,她会欺负我和哥哥的。”

两兄弟睁着大眼睛,企图说动太奶奶退货!

结果呢!

太奶奶只是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宽慰的说:“有太奶奶在,谁都不能欺负我的两个宝贝曾孙子!放心,她不敢!”

太奶奶走后,两兄弟对了对眼,一级警报拉起,必须回书房商讨如何赶走丑女人的战策!

……

“少夫人,请进吧。”迟枫已自然的改口,让江西柚顿时有了真实感,她真的嫁人了!

让她进去好好瞅瞅,她的残疾丈夫吧。

房间里医疗器械齐全,一个男人躺在黑色的大床上,身上插了管子,闭目沉睡着,五官如被上帝之手雕刻过般的立体俊朗,苍白无一丝血色的清俊面容中透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这个男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江西柚却对他生出了一种似曾相似的熟悉感,“啊!头好痛……”五年前流产后她失去了一段记忆,还落下了一回忆脑袋就剧烈疼痛的病。算了,过去的事想不起来就说明不重要。眼前最棘手的是她这个便宜老公看上去快挂了!

这面色都开始有些白中透青了。

迟枫看着江西柚身上穿的不合身的嫁衣还背着一个奇奇怪怪的大包,皱了皱眉,但还是开口道:“少夫人,佣人会将东西准备好,您今晚就在这里住下。”

江西柚依旧保持着“乖巧”人设,点了点头,没说话,当晚就被安排睡在战景肆的大床上了。

房间消毒水味浓浓不说,睡在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身边,也挺渗人的…

门轻轻…轻轻的被人从外面推开,兄弟俩屏住呼吸,蹑着脚步探进房间,然后关上门。

哥哥战越手中拿着还在缓缓蠕动的蛇靠近病床,一步,两步,我丢!

乱动的蛇猛然砸到江西柚的脸上,她猛地睁眼!

睡梦中的江西柚意识还没清醒过来,手中又抓着蛇,顿时吓得跳起来,向后一坐……

“唔。”床上不省人事的男人忽然发出了一声闷哼!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