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本站为大家带来农家肥妻种田忙精彩章节小说完整版的详细内容,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经典的热门小说,作者是“二乔”,目前不少小伙伴都在寻找这本小说,下面就一起来了解下!唐笑出个车祸醒来,竟然穿越了!?原主声名狼藉、又肥又丑不说,最重要的是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愁下顿!唐笑袖子一撸,决定挣钱虐渣,村人见了个个夸。可是,等等……她那三五大粗的男人,啥时候变得这么俊了?

精彩章节

李建兰听了有些心塞,回到院子里,又听见了这一番对话。

--------------

“轩儿,兰儿要洗两大桶衣服,我让你去帮忙挑回,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是婆婆文母的声音。

文智轩嗤之以鼻,“娘,你得了吧,人家块头大,挑那一点东西,算得了什么!”

文母怒声道,“兰儿一个女孩家家的,不过是胖了点,被你说成这样,你是不是对她不满?我告诉你,她是你媳妇,不满也得给我憋着。”

文智轩的声音如天雷滚滚,“娘,凭什么!李氏丑点、懒点无所谓,可她不该虐待您!这一点我不能忍!我要休了她!”

文母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胡闹!去年沈家把兰儿嫁过来,你爹的病就好了;如果没有兰儿,你还有爹吗?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休妻这类的话以后可别再提!更何况,那些空穴来风的话信不得!”

文智轩无力扶额。

父母善良,却也愚昧。那冲喜什么的,能信么?

算了,留下李氏,不过多一张嘴吃饭,养着便是。

想了想,便妥协了,“那我可把话搁在这儿了,如果李氏还敢对您不敬,我马上休了她!您到时可不许再拦着我!”

他知道李建兰能听见,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估计左邻右舍全都听见了。

文母气得去打儿子,文智轩身板结实,倒不觉得疼,反而怕娘伤了自己,便搁下一句,“我去河里了。”大步流星离去。

“多捕一些,兰儿今日受惊了,给她补补身子。”文母跳着小脚喊。

李建兰听着,弯起了嘴角。

这婆婆真好!

原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做姑娘时,父母宠她爱她;嫁人后,公公婆婆对她也极好,她却整日闷闷不乐,追求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不过,自己既然占用了她的身体,以后就替她多报答这些人吧。

至于文智轩……

如果他能尊重自己,就一起凑合着过吧。不然,和离也没什么,作为一枚未来的新人类,她独自一人也能活得很好。

李建兰绕过小院,回到自己的房间外面,将洗好的衣物晾起,再回到屋内,从破旧的衣柜里翻出一套棉质的衣服,躲到了柜子后面,把湿衣服换下来。

可是,衣服才脱了一半,文智轩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

“啊!”李建兰本能叫了一声,文智轩已快速转过身,气急败坏吼她,“你换衣服都不知道关门的吗?”

“没有门。”李建兰弱弱的道。

身子被他看光了去,她应该生气的。可一想到以前那扇破旧木门,是原主自己踹烂了,她又不好意思发飙。

“……”文智轩被噎了一噎,“那就该把帘子拉上啊!”

“……哦。”她能说她这个现代人,压根儿就没门帘这个概念吗?

而且,她有拿柜子当屏风的,谁知这人还闯到后面来?

她用被单裹住身子,问他,“你有什么事吗?”

文智轩如狼似虎地瞪她,“三婶家的鸡蛋是不是你偷的?”

“我……”李建兰下意识地想否认,可脑子里却出现了原主偷鸡蛋的全过程。主要是她胖,吃得多。文家穷,吃食太少,她饿得受不了,就去偷!

真是好丢人!

李建兰涨红了脸,双手紧握成拳,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是。”

“你……”文智轩气极,扬起手掌。

李建兰闭上眼,视死如归,两排浓密的眼睫毛却轻轻颤动。

她在赌,文智轩会不会真的打她。

显然,她赌对了。

文智轩只是想吓一吓她。见自己的巴掌起到震慑作用,他心中的气莫名就消了。

“跟我走!”急躁脾气的他,抓住李建兰的手就往外拖。

“等等,轩哥!”李建兰情急之下,脑子一抽,“轩哥”这个称呼便脱口而出。

文智轩身形一顿,回过头去,正看到她另一只手慌忙掩住被单。可即便如此,被单还是往下滑了滑,露出半边白花花的肩膀。

这丫头的脸这么黑,身上怎么这么白?

文智轩看直了眼,李建兰恼羞成怒,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怒吼出来,“文、智、轩!”

她那张又黑又胖的大盘子脸上怒气腾腾,却不似以往那般的嚣张跋扈、面目可憎,反而像一只被惹毛了的小兽,张牙舞爪,却又拿文智轩无可奈何。

文智轩莫名就弯了嘴角,可惜胡须太多,李建兰看不到。他松开李建兰的手,干咳一声,“赶紧把衣服穿好,衣衫不整的像什么话儿!”背着双手,慢悠悠往外晃去。

李建兰气得磨牙,她衣衫不整,也不看看是谁害得!

文家的屋子是五间土胚房,中央是屋厅,屋顶盖着茅草。

李建兰收拾好出来,便看到文智轩的三婶黄三娘正在屋厅里呼天抢地地撒泼。“我们老文家是造了什么孽啊,娶了这么一个偷人家东西的肥猪回来!我那几十个鸡蛋,可是留着儿媳妇坐月子吃的,现在全喂到那个死肥婆的狗肚子里去了,我儿媳妇可怎么办啊!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头撞死在你们这儿算了……”

李建兰眉头紧皱,快步走近,冲黄三娘屈膝作了个福,“三婶,是我一时嘴馋,才拿了你的鸡蛋,真是对不起,晚一点我一定会赔给您的。只是,我只拿了三枚鸡蛋,没有您说的几十个那么多的。”

黄三娘哭声一顿,眼珠子转了转,又怒骂,“你这个死肥猪什么意思啊!我儿媳妇坐个月子,我怎么可能才给她留三枚鸡蛋?我一窝鸡蛋,少说也有三十来个,你偷吃了还不承认?哎呀,我儿媳妇怎么这样命苦啊,本来身子就弱,用来补身子的鸡蛋却让这个又丑又胖的女人偷吃了,这可怎么活啊!老天爷啊,您睁开眼看看,下道雷劈死这个恶毒的女人吧……”

村里的房子都建的挨得近,左邻右舍说话大声点,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见。可黄三娘这一闹,村民全都听见了,跑进来看热闹。

“是啊,这个女人又蠢又肥,文家那一点儿东西都不够她塞牙缝,她又那么懒,不偷不抢怎么能填饱肚子呢?”

“连坐月子的人吃的东西都偷,也不怕遭天谴!”

“总之,有这种好吃懒做的女人做邻居,是我们倒了大霉。”

“……”

大家七嘴八舌纷纷指责,根本没有李建兰说话的余地。

黄三娘见所有人都站在她这边,顺杆子往上爬,闹得更欢了,“死肥婆,这么多人数落你的罪状,还不知悔改,我今天跟你拼了,死了就当为民除害!”像头蛮牛一般冲撞了过来。

李建兰不便当着所有人的面露出自己的身手,便打算硬生生的接她这一撞。

“啊!”她装作害怕捂住了脸。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却没有传来。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