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女帝归》敖晴敖渊小说已经完结,本站为您提供敖晴敖渊by佚名的小说完整章节。小说讲述了敖晴敖渊的两人,因为机缘巧合凑到了一起,不知道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感兴趣的话快来看看吧。午饭过后,春困来袭。敖晴坐在回廊下靠着柱子打盹,眼看着就要一头栽下来了,一道身影闪过,她的头直接撞在一方胸膛上。

精彩章节

“小姐,你可算醒了,奴婢快要吓死了!”

敖晴睁开眼,眼前出现了一个小丫头的身影,她愣住了。

扶渠?

这是自己十年前的贴身丫鬟,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己不是死了吗?

怎么手脚……都完好如此,而且……更为娇嫩?

“小姐你没事就好,你掉进那后院的池塘里,差点淹死了!都是四小姐心怀鬼胎!她把小姐往水下拖,硬是踩着小姐爬出来,出来以后她又不喊人,眼睁睁看着小姐在水里挣扎,那分明是想要害死小姐!”

“还有那个楚氏,趁着侯爷军务繁忙不在家,竟然把小姐关在院子里就再也不管不问,别说送什么汤药补品了,连多两个仆人来照顾您都不许!她分明也是想让小姐自生自灭!”

掉进池塘差点淹死,四小姐,楚氏……

听着扶渠巴拉巴拉的话,敖晴再看向房间四周,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激动得颤抖不已…

自己重生了!

重生到自己十五岁那年!她清晰的记得那年,她因救茵儿差点掉进池塘里淹死!

敖晴颤抖了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

苍天!

你终于开眼了!

敖茵,魏崇远!我敖晴不死,誓要将你们踩入地狱,永不超生!

扶渠还在从旁苦劝:“小姐不能再忍让下去了,小姐就是再不争不抢,也不能让她们……”

敖晴收回眼神,落在义愤填膺的扶渠脸上,笑了笑道:“谁说我不争不抢了?现在就走,我们去讨债。”

敖晴带着扶渠直奔后院的池塘,正巧,敖茵也在。

远远的,敖晴就听见敖茵对手下的丫头冬絮说:“快点把这冰凿一凿,别被人发现我们动过手脚!万一敖晴病死了,绝不能让叔父查出什么来!”

敖晴了然,果然,她就知道落水的事情不简单。

既然这样,那就新仇旧账一起算好了。

“茵儿妹妹,听说你落水之后病的厉害,怎么这天寒地冻的,又跑到这来了?”

敖晴悄然上前,忽然开口,把敖茵吓了一跳。

一见敖晴面色红润步伐稳健,敖茵瞪大了眼睛,之前明明让敖晴在冰水里泡了那么久,她又特意不让人给敖晴找大夫,听说都已经病的快不行了,怎么这会又好了!

而且,怎么偏赶着这会儿子来这!

压下心中惊慌,敖茵换上笑容,还假装虚弱的咳了两声:“我是怕再有人掉下去,所以想办法把这里封起来……”

“哦是吗?”敖晴伸头看了看那个冰窟窿,“我记得当时好像是因为冰面破裂,所以我们才掉下去的。不过我现在看,怎么好像这冰窟窿的边缘整齐的很,不像是自然破裂的,倒像是有人刻意凿出来的呢?”

“……怎,怎么会,估计姐姐看错了吧……”敖茵心虚的笑着,心里却怨毒的想着,怎么今天敖晴阴阳怪气的,难不成是兴师问罪来了!

怕被看出端倪,敖茵赶紧让冬絮走:“天气凉,你回屋给我拿个暖手炉过来。”

冬絮会意,赶紧收起凿子离开了。

眼下,这空荡荡的冰湖上,就剩下敖晴主仆,以及孤身一人的敖茵了。

敖晴笑意更甚:“那大概是我看错了,那妹妹你可千万小心了,这冰面这么滑,万一一个不小心再掉了下去,淹死了,可就完了。”

敖晴的声音极冷,听上去是关心,却令人毛骨悚然。

敖茵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果然敖晴是来兴师问罪的!

说不定她已经知道当时是敖茵凿开的冰面又故意把她引到这来拉下水的!

听说威远侯出征快回来了,要是敖晴告到威远侯那里,那敖茵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她是敖晴大伯家的女儿,大伯死得早,便将她托付给了威远侯。

这些年,敖晴是对她不差,但是她受够了她的施舍,只要有敖晴这个侯门嫡女在,就永远没有她茵儿的出头之日。别人只会称呼她为“敖家的堂小姐”。

看着被凿的更大的冰窟窿,敖茵的眼神渐渐变得阴狠起来。

此刻,敖茵就站在敖晴的背后,敖晴的面前,就是冰窟窿!

敖茵直接抬起手,朝敖晴推了过去,谁知敖晴像是预料到了一般,微微一个转身,在敖茵错愕之际,留给她一个瘆人的微笑,然后轻轻的伸出了脚。

扑通!

电光火石之间,敖茵脚下一绊,甚至来不及惊呼一声就落入了水中。

等透彻冰寒从四面八方袭来,把茵儿笼罩得死死的,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边在水里挣扎,一边朝敖晴伸手尖叫。

她以为敖晴必定也会像上一次那般,对她毫不吝啬地伸出援助之手。

然而,她大错特错。

“姐姐救我……姐姐……”

敖晴低着头看着水里狼狈的身影,深吸一口气。

前世遭了她如此多的虐待,今生……全都要还回来!

她也确实朝茵儿伸出了手去。

可眼神中难以掩饰的兴奋面色,让茵儿陡然冷得哆嗦。

敖晴的手并未拉茵儿出来,而是按住茵儿的头,狠命的往水下摁。

冰水里冒着咕噜噜的水泡,茵儿连喊都无法喊出。

敖晴的力气如此大,不管她怎么挣,都逃脱不了敖晴的手掌心。

这时,敖晴脑海里闪烁着的,是茵儿派人杀死自己父亲的场景,那撕心裂肺的痛,是再如何妥协忍让都于事无补的。

也该让茵儿尝一尝,绝望是个什么滋味。

扶渠在旁吓得脸色发白,嗫喏着嘴唇,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觉察到茵儿快要不行了,敖晴手指一松,茵儿立刻冒出水面大口喘气,红着双眼瞪着敖晴,“你……你想害死我……”

敖晴道:“哪有,我只是想让茵儿妹妹体会体会,这溺水是种什么感觉。下次便不敢随便把别人往水里拖了。”

“救……啊……”

话没说完,茵儿又被敖晴摁下了水去。

如此起起伏伏,茵儿终于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着那十年的种种,敖晴的双眼愈来愈红,眼中的恨意愈来愈深,敖茵!敖茵!

死是这世上最容易的是,可她怎么会让敖茵就这么轻易的死!

她一定要敖茵尝遍她受的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再叫他们血债血偿!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