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最新发布的一本小说《惑世女帝摄政王滚远点》,代表人物是阮宁奉翎,是作者香椿鱼儿独家力创的佳作,书中讲述了阮宁奉翎之间发生的精彩故事,值得阅读,快来看看吧!那原本还在吵架的管家听了这个声音脸上划过一抹淫邪的笑意,见到阮宁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仿佛并不把他这个庶子放在眼里。“三爷,您虽然是这菡萏院的主子,但也别为难奴才们,我这也是按照四夫人的吩咐办事儿。”

精彩章节

“好一对母子情深,还真感人,”奉翎用嘲弄的口吻吐出这一句话:“罢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这般冷血无情,我就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如何?”

夏姨娘眼皮一跳,多年来的直觉告诉她,一向喜怒无常,将人当做玩物的奉翎绝不会安什么好心。

果不其然,就听奉翎继续道:“再过半月人屠场就要开了,阮宁你若是能为本王挣一个魁首回来,今日之事,我就不再计较了。”

在听到“人屠场”这三个字的时候,院内的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阮宁明显觉得夏姨娘抓着自己的手狠狠一紧。

她的脑海里也渐渐浮现出原主关于这个词汇的模糊印象。

这个大夏朝不属于阮宁以前历史中学过的任何朝代,选贤用能采用的也不是什么科举制度,而是资质赛,从君子六艺的方面来考察学子的资质。而奉翎提及的人屠场,是针对奴籍的子民专门设置的考场,只有拿了人屠场的魁首,才能洗去奴籍,拿到入选资质赛的资格。

只是想要赢得魁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最为致命的是,如果仅仅是输掉比赛也就罢了,常年生活在底层的人为了能够有翻身的机会,无所不用其极,入人屠场的百十号人,最后往往是十不存一。更有甚者,即便是赢了魁首,也身负重伤,命不久矣。

奉翎这哪里是给她机会,分明是换一种方式让她去送死。

夏姨娘气的浑身直抖,按捺不住想要出手干脆以性命相搏。

只是阮宁却先她一步开了口:“王爷说可是话算话?”

奉翎没有想到她会立刻应下,颇为玩味地看了阮宁一眼:“那是当然。”

阮宁若有所思的点头,又补充道:“既然如此,阮宁斗胆,多求王爷一件事。”

奉翎目光同他对视,那意思好像是你尽管说,本王倒要看看,你还想要说什么。

阮宁轻咳一声道:“若是阮宁得了魁首,还请王爷准许阮宁去参加资质赛,而若是资质赛阮宁再得魁首,恳请王爷放阮宁出府归家。”

呵……这人好大的口气。

院内顿时传来了调笑声。

就连芙蓉郡主也忘了身上的痛,冷哼道:“阮宁,里以为里四谁,第二个聂竹君么,就凭里,连给聂竹君提鞋都不配!”

阮宁敛眸,原主的记忆里有这个名字,准确的说,整个大夏王朝的子民们记忆中都有这人的名字。

因为他是从人屠场出来,夺得资质赛魁首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

更让别人津津乐道的,还有在他做下这一系列壮举之前,也是摄政王奉翎后宫男宠中的一员。

只是他太过光芒耀眼,以至于人们并没有唾弃他身为娈童不堪的过去,反而将这当做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想到这里阮宁冷笑,她并不唾弃世人的捧高踩低,这是人的本性,只是她要做的,是不能一直如蝼蚁一般的让人踩着,早晚有一天,她要像聂竹君那样,站在高峰之上。

彼时,有这这样念头的阮宁还不过是一时意气,并没有想到这个种子在心中萌芽之后,会结出怎样的因果。

“哈哈……”奉翎听了阮宁的话大笑出声:“有意思,还真有意思。”

“怎么,王爷是不敢答应阮宁么?”阮宁坚定的看着奉翎,与其在这里被不明不白的打死,她宁愿搏出一条生路来,堂堂正正地,站在这些看她笑话的人面。

“阮宁,你不用激将本王。”奉翎一拂袖,那绣着安暗纹的宽大衣摆不着痕迹地扫过阮宁伤痕累累的后臀。

看似不经意地扫过,阮宁却感觉到一阵锐利的疼痛,仿佛有刀子狠狠滴剜走了她的肉一般。

没想到奉翎的功夫竟是如此出神入化。

“本王答应你,不过,你也别想着耍什么手段。”

原来方才的那一下是给她的下马威,是在警告她,不要想着逃跑。

场内这样想的人当然不止奉翎一个,芙蓉郡主也疾呼道:“表哥,里肿么能答应他,他这个窝囊废,肿么可能做到!”

“说来也是,下注一般只押一家,岂不是太蠢了。”奉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指着还跪在他脚边的月奴道:“这顿板子免了,人屠场,你就跟他同去吧。”

月奴气的眼睛都红了,眸光仿佛能滴出血来。

心中咒骂道,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阮宁无奈一笑,奉翎这哪里是在押注,分明是在给她树敌,制造更多的困难。

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宁儿……”夏姨娘担忧的望着阮宁,她非常想要制止阮宁做出这样的决定,跟阮宁进入那人间炼狱相比,她宁愿今天在这儿被人打成筛子。

可是阮宁看向她的目光是那样的坚定,她听她轻轻对自己说:“娘,你放心。”

就像许多年前那个人的声音一样:“夏夏,你放心。”

那个人也的确一直让她放心,却独独失信了那最后一次。

夏姨娘的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也罢,如果是必死的局,那她陪她再赴一次又如何。

想到这里夏姨娘也把心一横,对奉翎道:“既然如此,可否请王爷开恩,让我儿随我回府养伤?等到伤好再入人屠场?”

“呸!嘶……”芙蓉郡主狠狠啐了一口,却牵动了自己的伤口疼的不行:“别以为我不知道里们打得什么算盘,想跑,没门儿!”

夏姨娘冷冷地望着芙蓉郡主,心中无限悔意,她看错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非但没能成为宁儿的庇护所,反而将他推入了摄政王府这个火坑。

奉翎却是抬手止住了芙蓉郡主的话,似笑非笑地望着那狼狈不堪的母子两个道:“既然是前圣女大人亲自开口相求,我怎么能不答应,阮侍郎府上百十来口人,想来要比我们王府的奴才伺候的更好。”

这是威胁,赤luo裸的威胁,如果他们胆敢耍花招逃跑,那阮府便会迎来灭门之祸。

夏姨娘牙关紧咬,可眼下她只想带着阮宁离开这里,哪怕会成为阮家的罪人,她也在所不惜。

奉翎果然说到做到,答应了立刻就让人派车送夏姨娘和阮宁回府。

只是夏姨娘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迎接她的,就是阮府紧闭的大门。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