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为大家提供主角为“方云思小纪”的小说清爽在线阅读体验,喜欢“七英俊”笔风的朋友不要错过这本作者倾心创作的小说《记忆倒卖商》。讲述了落魄画师和记忆倒卖商相遇相知、共同贩卖记忆的故事。

精彩章节

方云思木然地看着小纪。他只能木然以对,因为他不知该拿出什么表情。

“你是警察?”方云思试探着问。

小纪笑出了声,咧出一排白白的牙:“我像警察吗?”

“便衣?卧底?线人?”

小纪连连摇头:“我只是商人。”

方云思浑浑噩噩地问:“倒卖梦境的?”

“不。”小纪微笑,“那湖泊不是梦境。”

那湖泊不仅仅是梦境。方云思的冷汗“唰”地流了下来。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转身就想逃离此地。慌不择路地跑了一段,这才想起扭头张望一眼,却见小纪根本没有追来,仍旧站在原地笑看着自己。

广播里传出叮咚一声,接着响起了列车进站的提示。周围的旅人纷纷提着行李站起身,朝着检票口聚集过去。

小纪似乎叹了口气,也随着人流缓缓走去。方云思见他毫无回头之意,脚下迟疑半晌,终于还是跟了上去:“你怎么会知道?”

他一定要搞清楚这一点,否则将夜不安枕。

小纪举起双手以示无害,笑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是隐约看见了一片湖,湖里好像还有红色的鱼。”

方云思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素描簿上的最后一页。对方在靠那点线索连蒙带猜吗?

“不过方先生如果愿意讲讲故事,我会洗耳恭听。”

方云思勉强镇定了一些,开始与他周旋:“什么叫‘看见’?你是有什么异能吗?”

小纪答非所问:“方先生,如果人的记忆能够贩卖,你想买什么样的呢?”

方云思愣了愣。这说法也未免太玄乎了,像高僧闭着眼睛打的禅机,怎么解释都行,等于什么都没说。记忆能够贩卖?这么抽象的东西怎么卖,像动画片里一样从脑子里抽出来一条七彩光吗?再说了,他要别人的记忆有什么用?

“这不公平,你想听我讲故事,自己却跟我打哑谜。”方云思说。

他们僵持着互不相让,直到被拥挤的人流带着先后通过检票,走到了站台上。

火车已经靠站开门了,小纪左右张望了一下,问道:“方先生,你是几号车厢?”

方云思看了看票:“六号。”

小纪也从口袋里摸出车票,核对了一下车厢号,遗憾地晃了晃:“我是十六号,就在这里上车了。”

“我还要往前走。”

小纪点点头,客客气气地说:“谢谢你的帮助。跟你聊得很愉快。”

方云思还等着他说些什么,但他只是默默登上了火车。

方云思心里憋屈得不行,装满了一堆没来得及出口的疑问,这无从着落的空旷感就像听了一个刚刚开头却仓促结尾的故事。

小纪在门边转过身来对他挥了挥手。有一瞬间,方云思觉得对方含笑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不甘。但还没等他看清,对方就消失在了车门后。

就在这短短几秒的时间里,方云思拿定了一个主意。

从H城到N城要十几个小时,方云思月光族的尿性使然,卖了一屋子旧货之后暂时有点小钱,就铺张浪费地买了软卧票。

此刻他举着车票,没去找自己的铺位,而是沿着过道一路走到了十六号车厢。

这节车厢是硬卧,小纪正盖着被子坐在下铺,看见他时眼睛微微亮了一下:“方先生?”

方云思对他点点头,目光一扫,见他对铺明显是一家三口,而上铺则是个一脸苦大仇深地翻着杂志的女人。

方云思走过去彬彬有礼地问她:“不好意思,能不能请您跟我换个铺位?我跟他,”他指指小纪,“是一起的。”

女人从杂志里抬起头,苦大仇深地看着他,眼袋很重。方云思有些瑟缩。他很害怕与人对视,总担心对方能看出什么。

方云思尽量人畜无害地微笑:“我是软卧。”

女人考虑了一下,慢吞吞地爬下来,拎着包走了。方云思干咳了一声,对小纪说:“呃,这一路上在一起总有个照应。”

小纪点点头,露出了似乎十分了然的笑容:“当然。”

有对铺的三人在场,方云思也不方便立即拉他继续刚才的话题,只得先爬到上铺闭目养神,等待合适的时机。

火车过了两站,对铺的一家三口从塑料袋里找出桔子来剥,那个小女孩跑过来递了一只给小纪:“小哥哥吃桔子。”方云思听见小纪含笑婉拒了。

小女孩又抬头望着方云思:“大哥哥呢?”

方云思顿时就感动了。这两年已经很少有小孩管他叫哥哥了,都是一口一个叔叔。因此他笑眯眯地接过了桔子:“真乖,谢谢你。”

小女孩八九岁的模样,一点也不怕生,自己边剥桔子边趴在窗边看风景。她的父母坐在下铺低声聊着天。方云思一个人待在上铺百无聊赖,隔着床板也看不见小纪在干什么。

窗外的太阳缓缓靠近了地平线,路边广袤的田野上铺开了玫瑰色与金色的夕照。车厢顶上亮起了黯淡的灯,晃晃悠悠地映在窗玻璃上。

方云思终于等到了饭点,正想下去把小纪拉到餐车吃饭,就听那小女孩问了一声:“小哥哥你不舒服吗?”

方云思一愣,麻溜地爬了下去,只见小纪裹着被子,整个人紧紧地蜷成一团缩在角落里,牙关打着颤说:“不要紧,就是有点冷。”

“发烧了吧?带药了吗?”对铺的女人热心地问。

方云思伸手一探他的前额,并不烫,反而像他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冰凉冰凉的,似乎已经低于正常人的体温。说起来,这家伙好像确实是异常怕冷的体质。

方云思从上铺取下自己的被子,摊开来替他又盖了一层。小纪发着抖说:“谢谢。”

他这模样跟刚才不同,显得可怜巴巴的。方云思莫名有点心软。说到底,就算是个江湖骗子,这年纪也太小了。

“好些了吗?”方云思问。

“没关系,过一会儿就好了。”小纪说。

方云思心知他并不是发烧,但对方不说,自己也就不必多嘴。

方云思独自去餐车解决了晚饭,又给他带了一盒饭菜回来。小纪已经不抖了,蔫蔫地缩在被窝里,捧着餐盒安静地吃着,像一只护食的仓鼠。

方云思看见车厢里有热水瓶,问他:“你带杯子了吗?”小纪摇头。方云思便打开自己的箱子翻出最后留下的一只马克杯:“不介意的话就用我的吧。”

对铺的小女孩“咦”了一声:“这杯子好漂亮。”

那确实是方云思最喜欢的一只杯子,乳白色的杯壁上,用黑色线条勾出了一个女孩的侧面轮廓。她的长发如海藻一般繁盛地飘荡波动,细致的线条排满了大半只杯子,发丝之间旋转着开出一朵朵花瓣层叠的牡丹。

方云思将热水倒进杯子递给小纪,后者好奇地问:“这也是你自己画的吗?”

方云思点了点头。小女孩一阵惊叹,闪着星星眼:“大哥哥能不能给我画一张?”

“小琳,不要麻烦人家!”她父母忙说。方云思笑着摆摆手:“没关系的。”

左右无事,他便从箱子里翻出了画板和铅笔,坐在小纪的床沿开始起稿。火车摇晃,他没有画得很精细,刷刷几笔,纸上就出现了一个捧着桔子的齐刘海小萝莉。小女孩爱不释手,捧着坐到床上左看右看,又跑回来要他签上名。

“你叫什么名字?”方云思问她。

“冯琳。”

方云思在画的一角写上了“致冯琳——不可方思”。小琳欢天喜地地把画叠了几下,收进了自己的小书包里。

一直安静旁观着的小纪突然开口:“方先生……”他显得饶有兴致,眼巴巴地看着方云思,“可不可以给我也画一张?”

“你也要?”方云思意外地挑起眉,揶揄地说,“我以为你看不上我的画呢。”

小纪弯起眼睛笑:“这不是进货,是我自己想收藏。因为你真的画得很美。”

“没问题。”其实方云思从初见时起就想画他了。对于画手,描画美人是个很刺激的挑战。普通人的五官缺陷正是他们的特征,稍微夸大仍然可以形神皆似,而美人的精妙与平衡却难以把握,一笔都错不得。

小纪拥着被子坐在床铺一角,偏过头来眼望着方云思。方云思收起了随手一画的心思,全神贯注地寻找着他眉眼的距离、鼻尖的起伏、唇角的弧度……

画这个人果然还是用水墨最好,可惜现在没条件。

方云思一画起来就忘了时间,直到对铺拿出牙刷毛巾出去洗漱,才惊觉夜色已深。小纪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身体都僵了,眼神发直地神游天外。

方云思干咳了一声:“好了。”小纪回过神来,转了转脖子,龇牙咧嘴地活动四肢:“麻……麻了。”

方云思最后意犹未尽地改了几笔,抬头问小纪:“你的全名是?”

对方明显地顿了一下。那问题就像没人接的球般诡异地漂浮在半空,隔了半晌,才听他说:“写小纪就好了。”

“……”

方云思在一角签上“致小纪”和自己的名字,将画纸递给了他。

名字都不能提?!当自己黑魔头吗?好好一个美少年,怎么成天神神叨叨的。

方云思出去洗脸刷牙回来,对铺的一家三口已经睡下了,母女俩挤在下铺。小纪正一件一件地穿上衣服,连外套拉链都严严实实地拉上了,这才拿着毛巾走了出去。

方云思正要爬回上铺,却想起自己的被子还在他床上。这时候收回来的话,对方肯定会挨冻,但自己总不能不盖被子……

方云思站在床铺边等到小纪走回来,挠挠头问他:“要不我们挤一晚?”

小纪愣了愣,大概也发现了这难题,很不好意思地说:“真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方云思摸索着从上铺取下自己的枕头,换上睡衣钻进了被窝。就当学雷锋做好事了。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