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凌云岁月钟立》的主角是钟立秦怡箐,作者太子饭文笔极佳,更新稳定,文中的剧情故事十分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令人身临其境,强烈推荐。一个落魄青年,无意中踏入一场漩涡,于是,揭开这场漩涡的迷雾之后,钟立开启了一场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凌云岁月钟立精彩章节

“钟所长,我找你半天了,刚刚门口来了个小丫头,让我把这封信亲手交给你,我去你办公室了,你办公室一个小女警说你来这了,我才送过来的。”

“好的,谢谢,辛苦你了。”钟立接完门卫手里的信,突然觉得,这封信应该就是转机。

“送信的人呢?”钟立问道。

“她已经走了,对了,她让我告诉你,竹山漫雪,对,好像就是竹山漫雪。”门卫很勉强地记起了这四个字。

果不其然,送信的人就是陈眉雪。

竹山漫雪,有意思。

转眼已是冬天,竹山漫雪,好一幅高远的意境。

待门卫走后,钟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拆开信封,一沓照片掉了出来,钟立一看,就明白了,原来突破点在这里,以前光想着从钱前身上下手,为什么没想到突破口在这里呢?

想完狠狠地拍了一下脑袋,既是责怪自己太笨了,又是过于兴奋。信封里的证据,足以给对方致命一击了。

等顾一田看完,也是兴奋地手舞足蹈。

对敌人的反击要开始了,而现在的他们,只需要做一个看客就可以了,并不需要自己出手。

这一堆证据,是关老送来宽慰他们的。

在关老的眼中,钟立的确是可塑之才,可是他毕竟太年轻,经历的太少,即便他有那个人的基因,如果不好好看管着,容易夭折。

为了防止钟立冲动下做傻事,就让陈眉雪送一份来让他过眼,也是叫他静观其变就好。

钟立是年轻,但关老有一点错了,钟立不会冲动,他是有一腔热血,也有足够的勇气,但绝对不会将自己的脑袋送到敌人的枪口下。

钟立的信心不是来自于他自己,正是因为关老,恐怕关老都没有想到,仅仅是几小时的相处,就能让钟立对他产生没理由的信任。

回到办公室,心情大好。

不知道是因为办公室被秦怡箐归置得特别干净还是因为事情有了转机,总之,觉得太阳都是特别暖的。

钟立关上门,伸了一个懒腰,突然就啊地叫了一声,用吼叫来发泄发泄,其实有时候也是不错的办法。

本来想自己发泄一下,结果这一叫,就听到办公桌嘭地响了一声,接着一个女生也啊了一声。

钟立吓一跳,赶过去一看,只见在办公桌下面,秦怡箐正捂着头坐在地上,地上还丢在抹布。

本来秦怡箐是在给钟立收拾办公桌下面的死角,钟立进来了,也不知道办公室里有人,关了门就吼了一声。

秦怡箐情急之下没注意到自己在桌子下面,猛一站起来,撞到了桌子,疼得两眼冒泪水。

女人一哭,钟立就慌了。

对付女人他没什么技巧,更不会安慰人了,他只能把秦怡箐从桌子下扶了起来。秦怡箐哭归哭,让领导来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所以也正准备站起来。

这一个伸手,一个往前凑,不偏不倚,钟立的手贴在了秦怡箐的身前……

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迅速抽手,钟立没有,因为他大脑已经空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不是耍流氓,而是脑子已经不运转了。

秦怡箐也愣住了,她当然明白钟所长不是故意的,但是她也瞬间懵了,两人就保持这个姿势,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有时候,无巧不成书,就在这个尴尬场面发生的时候,顾一田直接开了钟立的门,嚷着:“我们晚上喝酒去啊.......”

话没说完,映入眼帘的就是两人怪异的姿势。

还是顾一田反应快,立马闭上眼睛:“对不起,打扰了!”又迅速关门逃离了现场。

出了门,顾一田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回了自己办公室。

顾一田的一连串举动惊醒了两人,这才反应过来。

钟立抽了手,尴尬的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秦怡箐也是红霞满面。

憋了半天,钟立才说了句:“你忙吧,我告辞了。”

说完走到门口,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道:“不对啊,这是我的办公室啊。”

然后看了一样秦怡箐,两人都噗嗤一下笑了,刚才的尴尬,瞬间化解。

敌人下手干净利落,也仅仅过了两天,就让钟立见识了关老的手段。

常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要求检察院发回重审。

检察院并没有放弃,再一次起诉到了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样,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也驳回,发回重审。

这个是政治层面上的较量,如果说这个已经让钟立觉得眼花缭乱的话,那接着同时又发生的一件事,更加让钟立知道了关老的犀利。

也正是因为在钟立成长的初期,就经历了这样一个官场博弈,才让钟立在以后的人生开始学会了布局,学会了步步为营。

一个人,眼界没有打开,没有那个格局,就不会在这个圈子里成长地过于顺利。

钟立跟别人不一样,初入官场的第一件棘手的事,就让他遇到了,虽然他在里面的作用很小,但是却真正奠定了他以后的路。

用老套的话讲,就是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也就在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常市检察院的起诉请求之后仅仅几个小时,宁庆的大儿子宁征从国外飞了回来,联合宁威,召开银炬集团董事会,对宁天的董事长继承合法性进行质疑问询,要求公证机关核实其继承人的合法性。

赵小军能用瞒天过海的手段欺骗了整个董事会,压制住了宁威,但是那是在董事会一盘散沙的情况下进行的各个击破。

现在一向不问世事的老大宁征也赶了回来,正牌两兄弟联手,加上背后的一系列运作,终于让董事会又拧成了一股绳。

开玩笑,银炬集团的董事们都是当年跟着宁庆打天下的元老级人物,谁心里都有杆秤,这个继承权,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让宁天来继承的。

宁庆的突然死亡让大家懵了一下,现在回过神了,何况大少爷也回来了,应该是到了搞清楚事实真相的时候了。

宁天在银炬集团开始陷入被动局面。

同一天的第三件事同时发生,一波接着一波的消息,让钟立和顾一田两人处于了基本疯癫的状态,太妙了,太犀利,太有针对性了。

钟立没有跟顾一田讲过关老的事情,因为关老交代过。

顾一田也没有问,即便是突然起来的升官,顾一田也没有多问,以他现在跟钟立的关系,上下级就不提了,更像是多年未见的兄弟,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开玩笑,钟立可是他一手带进湾外镇派出所的。

虽然带进来的时候是他亲手上的手铐。

但这并不妨碍两个人的关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的隐私,不是吗?钟立能一步登天,他当然乐见其成。

第三件事,苏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林战英亲自从省厅带人下来,在不通知市委市政府,同时也绕开了市局的情况下,从阳湖区公安分局带走了一个民警。

是一个民警没错,却不是普通的民警,是任勇的左膀右臂,分局副局长穆宏。整个阳湖区公安系统的人都知道,这个穆宏,可以算得上任勇最信任的人。

在任勇被抓的当天,甚至企图带领民警抵制市局刑警队带走任勇,为此,还吃了一个警告处分。

外界看来,是任勇一系的人被铲除了。

可是钟立和顾一田早就知道,这是杀人的凶器,那把警枪事发了。

因为在关老送来的证据跟照片上显示,盗用警枪提供给钱前,并且在作案后又偷偷归还的人,就是任勇最信任的人,穆宏。

或许到现在任勇都没有想到,会被身边的人出卖。

这一点也是钟立和顾一田没有考虑到的死角,眼睛里只有钱前,却没有想到在钱前使用的枪上面下手,也是两人经验不足的表现。

钟立经验不足可以理解,作为一个刑警出身的顾一田,没想到这一节,就是很不应该了。所谓关心则乱,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同一天反击的第四波。

一直没有发声的任勇,不知道得到了谁的授意,或者说,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要求会见律师。

虽然整个案子发声到现在任勇始终保持缄默,但是法律上不承认不代表就不能定罪,零口供也是办案的必要的条件,就是说不管任勇认不认罪,都是可以定罪的。

任勇在会见律师之后,向律师提供了沙发底下那10万元的来源——这10万元竟然是合理合法存在的,的确是任勇的个人财产!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