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穆娆南宫祁是《穆娆南宫祁》的主角,这本正在热推中的小说是由佚名写的,对这类小说感兴趣的用户可以了解下~穆娆可不是以前那个怂包,自然不依不挠,“三妹妹如此不甘不愿,目露凶光,全然没有恭敬之意……实属以下犯上啊。”

穆娆南宫祁精彩章节

平日里,这所谓的嫡女只有挨揍的份儿,穆然轻蔑地看着她,不相信她能耍出什么花招来。爹爹并不在意这个嫡女,所以她们欺负起来从来都是有恃无恐。

“那三妹妹你犯了家规,我借你的丫鬟整治一下家风,不算过分吧?”穆娆冷冰冰地看着她。

穆然听得她说的话,气得倒吸一口冷气,“穆娆,你不要太过分!”

穆娆非常干脆的直接给了她一巴掌,穆然没有丝毫防备。她脸颊上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出,不一会儿脸上就一片青紫。

她用手摸着火辣的脸颊,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穆娆,“你怎么敢……”她只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穆娆只在突然间变得格外陌生。

穆娆却是比穆然更惊讶,本来她是用了十成力度,像穆然那种娇娇小姐,该被她打的趴下才是,却没想到原主身体过于虚弱,没把穆然打趴下不说,她自己也震得手臂发麻,看来有时间得好好锻炼一下了。

云晴气不过,站到穆然面前,一把抓住穆娆的手,就像以前一样,非常自然地朝穆娆脸上招呼了过去。

穆娆一个没料想到,眼见着就要躲不开了,祁王突然出手,一把将穆娆拉入怀中,一向温柔至极的声音此时却低沉了许多,“穆府的庶女丫鬟都这么不懂规矩?”

“你们大小姐在这里,本王也不便多言,方才说你们的家规,以下犯上者掌掴二十,你们便互相惩罚了吧。”

男人的身躯坚硬如铁,格外暖和,穆娆压根没想到他会救她。

南宫祁只是正巧不知道怎么惩罚那自作主张的侍卫,穆娆就帮他直接实施了,知恩图报方是与人相处之道,他自然不能白白看她遭人毒手。

远远的看见那群丫鬟追出长廊,穆娆反应过来,赶紧向他道谢又跑开了。

宴会已近尾声,宾客们已经用过饭食。婢女们上前将饭菜撤下,又摆上瓜果点心,沏好茶默默退至一旁。

“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各位海涵。”

文氏起身,今儿她穿得极好,深紫色蜀锦绸子,上以淡黄色丝线仔细绣了几朵开得正茂的菊。尤其是手腕上带着两只鲜红欲燃的玛瑙镯子,看上去十分贵气。

“哪里哪里,我等十分尽兴。”

宾客抬手,算是回礼,而后又接着同同桌人继续刚刚未完的话题。

文氏见状,心满意足坐下,再看向小女儿穆然空空的位置,心里更为得意,祁王殿下身边的侍从专门来请自家小女儿出去赏玩,这不是说明小女儿要成为王妃了,那到时候,她也成了皇亲国戚,底下这群人还不赶着来巴结。

另一边,穆娆估计宴会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连忙顺着小道往前厅赶,后面跟着的祁王已然被她故意甩出了老远。

祁王看着她急匆匆赶往前厅的模样,心里十分好笑。这样一个嫡出大小姐,居然会被丫鬟欺负,主母生辰这样的大事,她浑身泥垢,脏兮兮的呆在后院里,还要被一群丫鬟追赶。

穆家可真是有趣。

他回想着穆娆,巴掌大的小脸又黄又瘦,那一双如初生牛犊一般怯懦稚嫩的眸子,充满了灵性。头发凌乱地披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并不合身的看不出颜色的衣裳,宽大的衣裳越发称得她身形消瘦。实在是名副其实的小可怜。

突然间,一个行动如同鬼魅的人出现在他面前,“主子,水里那个……”

南宫祁只看着那小可怜跑得没影了,心里莫名觉得可惜,“多泡一下,让他好好弄清楚谁才是主子,下次就不敢再听从母妃去给我邀请穆家姑娘了。”

等穆娆行至前厅,赶忙低垂着头,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再次抬头时,眸中眼泪充盈,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

文氏不经意抬头,正巧看见外面杵着的穆娆,她慌了神,连忙起身,嘱托了身边婢女几句。

婢女会意,趁着无人注意,往前面去了。文氏皱着眉头,暗骂那丫头不懂事。今儿是她的生辰宴,在座宾客无一不是京中贵人,连祁王殿下都来了,她也好不容易请了郡主来,为自己添光。

郡主本就跟文氏不太对付,她生在皇家,养尊处优,对于文氏的处事十分不屑,再加上她与穆家前主母沈氏投趣,沈氏与文氏素来不合,她也更是不喜欢文氏,此次还是瞧着瑜贵妃要给祁王殿下选个王妃,托付她来帮忙瞧着,不然任那文氏说破了嘴皮子,她也不可能来。

文氏越想越不安,几次往门外张望,郡主将她的不安全眼瞧了去,当下吩咐一声身边婢女凝桑到外边去仔细着。

这边,文氏的得力婢女红竹掀开门帘,看见外面跟家丁周旋正欲进来的穆娆,心里一咯噔。

“你们几个听好咯,若要让大小姐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落得什么下场,自己心里有点数。”

红竹毕竟是文氏娘家来的陪嫁婢女,威严起来还是有几分样子。

家丁一听这话,当即也顾不得里头的宾客,三五个围住穆娆,就准备对她下手。

穆娆不敌,被他们捂住了口鼻。

挣扎中看见一俏生生的姑娘走来,衣裳布料上佳的,看布料应当不是府中婢女穿的起的料子,当即冷静下来,小脸一垮,泫然欲泣。

“你们几个,这是在做些什么!”

凝桑看见三五个家丁正围着中间一个小姑娘,眉头皱了皱,加快步子往那边儿去了。

“凝桑姑娘,可是郡主有何吩咐?您只管回宴上,哪儿值得姑娘亲自出来,吩咐一声就是了。”

红竹微微侧身,将穆娆挡在身后,脸上挂上招牌微笑,却也明摆着告诉她,这是家事,不便外人插手。

“我不过出来瞧瞧穆府是怎么欺负人的。”

凝桑一向牙尖嘴利,看不过这种仗势欺人的。她绕过红竹,看清了红竹身后瑟缩着的小人儿,小鹿一样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当即心软了下来,“这是谁?”

“凝桑姑娘说的哪里话,这不过是个疯了的婢女,这不,正让人抓回去呢!”

红竹转过身,冲穆娆狠狠剜了一眼,一副你今儿要是说出去,就见不着明儿的太阳的模样。

穆娆配合着红竹身子抖得更加厉害,眼底的泪一点点流下。而后往地上一跌,紧紧抱住了膝盖,开始发抖。

凝桑见她一身破烂,已经有几分信了红竹的说辞,虽然郡主与文氏不投机,可不能就因为一点小事这样撕破脸皮,老爷那里也不好交代。

穆娆看她要走开,连忙扑过去抱住她的大腿,“姐姐,我,我,我本是慕府嫡出的女儿,正经大小姐。”

凝桑惊讶,却还不待她说话,红竹一把捂住她,“你可要好好说话,大小姐身染风寒,在闺房里好好休息着,你这个疯丫头在这里胡言乱语,来人,把她拖下去!”

这下凝桑也做不了主了,还在想着要不要通知郡主,穆娆却看出她说不上话,直接一口咬得红竹撒手,又破开嗓子,“救命啊——”

这样一来,府中的宾客都注意到了,文氏也不得不出来处理。

“让你们惩治一个疯丫鬟,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文氏沉着脸。

此言一出,大家都算是明白了。可郡主却不是个省油的灯,慢慢的走出来,“我看这丫鬟精灵的很,哪里像是个疯子?不妨听一下她怎么说?”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