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师傅的病娇徒弟》由甜铺文学为大家带来,小说的作者是陌心莫隐,小说讲述的是风奂月千之间的甜宠爱情故事,推荐给大家阅读。月千于是又放眼扫去,这么远,长得都差不多嘛!无奈之下,凝神聚气,看清了芸芸众生的脸,在第一排果然是有一个长得最为出挑,气质儒雅至极,目测应该是柳辰书没跑了。“不错。”

精彩章节

风奂赶紧伸手扶住她肩膀,,“小千?醒醒!”

可不论他怎么摇,也不见她醒来,周围也迅速重归寂暗。

“……”唉~又是这一招,果然,多年她还是没变。

可心魔不解,终有隐患。罢了,她没事就好。他自嘲地笑了笑,凭他现在的功力,怎么带她出去?白轻尘那厮也不知在干嘛,还没发现异常放他们出去。

此时的白轻尘正躺倒在软铺盖上,翘着二郎腿,一手搭在额上,一手捏着一根草叼进嘴,闭目养神根本没有关注至空平间的事。

正当他梦到人界醉梦楼里那些可爱的女子送上双唇时,妆容精致的张张面孔转眼间扭曲狰狞甚至冒出黑色黏液,獠牙毕现,白轻尘瞬时往后一缩,吓到没控制住表情。

一股刺眼的白色的光在他惊醒的同时出现。

“什么情况?”他遮着眼,一个打挺坐起来,光是从至空平间透出的,那俩不是还在里面吗?他俩搞啥呢弄成这样!

他赶紧将两人召出,却发现两人不是在一起出现的,一个东边一个西边,一个站着,一个躺着。

站着的,当然是风奂,白轻尘正要问话,又发现躺着的那位周围一圈透明,散发着强大的力量。根本近不得身。

“风奂,怎么回事?”

风奂:“她又吃了丹药。”

“我丢!这回又是什么毒药?”

白轻尘差点跳起 ,这丫头可真会折腾,故技重施啊!上次是丢了命 ,这次还能丢什么?

那圈光晕淡去,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俩人站的远远的,等了半天,最后白轻尘还是挠挠头,“看来这次靠点谱了,没事!”

说着就上前去扶,却被风奂抢了先 ,上前一个疾步就到了月千面前,再次抱起她。

一边没扶成的白轻尘展开他那把折扇,掩着半张脸 ,“你瞧瞧你!急什么?这可是第二次了啊,公主抱!要说这丫头也真走运!被风奂仙尊给这么抱,福利满满啊!!”

风奂懒得多说什么,直接往外头走去 。

月老还不知在哪晃悠找人,这一出去,倒是遇上了不少弟子,看见风奂抱着个人出来了,立马凑上前,月青儿就在其中。

“人找到了!”月青儿大声喊了一句,随即又跑在风奂前头,给他打开寝殿大门。

“你们去喊师父过来,这么多人不要全部进去,不利于师妹休息!”月青儿看风奂进去后,站在门前拦住众人。

说完自己踏进大门 ,身后还跟着没走的几个弟子。

风奂正把她放在床上,又抚了抚她额头,起身去倒茶水,没成想月青儿已经捧着茶来了。

风奂看了他一眼,要拿过茶水给月千喝下,月青儿说道,“仙尊,这种琐事我来就好。”

说着就拿了个勺子舀一勺往月千嘴唇上送,看牙关撬不开,只好直接上手把月千下颌支那边一捏。

“仙尊,我师妹她现在怎么样了?”月青儿正喂得欢,问风奂,半晌没收到回应,就扭头看,却看见风奂就在他旁边冷着张脸看着他喂,身上仿佛还冒着寒气。

他那个眼神,就这么瞅着他 。

月青儿顿时如芒在背,“仙——尊,有什么——为何如此看我?”

风奂这才有所反应,只见他往桌边一个斜塌上走去,白袍一展,开始闭目打坐,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月青儿一脸疑惑,也没被搭理,只好尴尴尬转过身从一个柜子里头拿出个红瓷瓶,只倒出了一颗火红丹药,就着茶水喂下去。

他曾经来过月千这里好歹说上几句话,也是那时不经意知道了她一直在吃这种对她的躁怒有益的丹药。

只是,她没说这丹药是哪位高人所制的。只说这丹药好像帮助并不大。

但有总比没有好啊!

勺子碰上茶杯,发出清脆的声音,风奂又睁开了眼,信步往床边走过去。

“你给她吃的什么?”

“噢,师妹说过这个对她的病情有好处的……但只剩下一颗了。”

风奂拿过他手里的茶水,“出去。”

“啊?没关系的,我来照顾师妹就好了……”

风奂不再多说,只一个带着寒凉的眼神过去,月青儿就直接退出去了。身后原本跟进来的几个弟子不知何时已经无影无踪。

风奂坐在床边,伸手去测月千的情况。

一声“咕”不知从哪传出。月千皱了皱眉,翻了个身,手搭在肚子上,嘴角的口水停在脸上不动了。

啧,风奂起身,理了理白袍,又仔细拍了拍,才离开寝殿。

这一晚大家都睡得挺安稳,除了风奂。

风云殿内,一个身形立的是清正,端的是高大。

“师伯!风奂是因为救了一个丫头才——”“我领罚。”白轻尘还在旁边拼命为他辩解,就被打断。

“不是,风奂你……”“不必多言。”

“真是一次比一次放肆,我方正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帝尊一脸怒容,他仙如其名,长得也方方正正,上了年岁的相貌仍依稀可见年轻时候的英飒。

风奂还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嘴角擒着不明意味的似笑非笑,眼皮耷拉着,不带温度的眸子只盯着地面,微眯。看着倒是乖巧,像极了做错事知道错了的孩子,可若是仔细看,分明乖巧之下,藏着些莫名的讽笑。

白轻尘夹在中间,简直是马高蹬短——上下两难。

父子两个倒还蛮像,一个暗讽,一个明讽。帝尊脸上那掩饰不住的讽刺生生刺在风奂眼里,心里。

“看来平时罚的太少,还是对你太宽容了?如今倒是长了不少本事,把一身修为全给弄没了!”帝尊那浓密的眉毛皱到了一起,拧成川字样,指着风奂开始日常的一通怒骂。

白轻尘扶额,自觉退到一边,不再试图参与进去。找到一块能坐的地方,就势一坐。

“跪下!”帝尊才发现这逆子到现在还好整以暇站着默默听着,不知从哪看出一股悠然自得的意味,更是怒从中来,隔着几十里都能感受到他的怒火。

白轻尘原本曲起的膝盖硬生生被吼地带着他整个向前倾,最终两膝着地,跪在了阶梯上。

有些愣神,他慌忙看向帝尊,帝尊忙着发火压根没注意到他,倒是风奂,侧着微微扭了个弧度,瞥了他一眼。

虽然没笑,但白轻尘就是觉得他看他那一眼中绝对带着嘲笑。

呵!白轻尘赶紧正了正身形,以优雅的姿态坐下。

现在可是他被骂,亏他刚才还帮忙讲话,这家伙不但不领情,还敢在这时候扭头看(嘲笑)他!

几乎是刚瞥完扭头,帝尊就一个巴掌呼了上来,风奂没躲,左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

“还不跪下?现在我的话你也不听了?逆子!”他脸上泛红,显然是气的,还带着些不屑,摆的是明明白白。

白轻尘觉大事不妙,这一次风奂直接把修为全废了帝尊自然是要生气的,毕竟不是小事,但是,这一记耳光,讲道理帝尊其实没有什么资格让风奂挨下。

“说完了?”风奂终于开口了,淡淡的,没什么情绪起伏。

“这一掌,就当算清了父子关系。”不等帝尊言语,他又接上。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我养你这么大,你现在想跟我算清关系?好啊敢情养了这么多年,养出个白眼狼来了!”

“你只是负责生我罢了。自小你除了训斥我,还做过什么?有你没你又有何区别?”他语气依旧平淡,只是,眼眶红了。

“方师伯,我尊称你一声师伯,只是因为你是我师尊的兄长。”白轻尘此时也看不下去了,站起身帮腔,他知道,今日风奂是打算彻底跟这个帝尊翻脸了。

自己的兄弟他自己清楚,也早就支持他这么做了。今日是一个契机。

“恕晚辈直言,您对风奂除了惩戒,可没有过哪怕一点关爱,在他需要修炼指导的时候,您不在;在他生病倒下的时候,您不在;在他被仙界众仙指指点点的时候去,您更是不知道在哪,甚至这种风言风语还是因为您对自己儿子的态度引起的。外界都说一定是风奂的问题,将您这个帝尊是捧得高高在上绝对正确。”

说道这里他真的气不过,那个时候他也曾为风奂抱不平。

“那个时候您可有站出来为他说过一句话?”

帝尊闻言也怒火上升,“白轻尘!不要以为你是柳师弟的徒儿就可以教训起自己师伯,你可知道尊师重道长幼有别八个字怎么写?”

“他是我儿子!意志力自然需要远超旁人,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他就不配做我方正的儿子!”

“呵!尊师重道?您倒是扪心自问,您自己可配为人师表?可配为人父?若是说,前面的还不算什么,那上一次风奂他在闭关的时候,险些走火入魔!那个时候,您在干什么呢?”

回忆起种种往事,其实根本数不清有多少这样的事件,白轻尘只捡了这些重要的跟他算一算。

“哦,师伯那时候正忙着给自己花园里的花花草草浇水,或是在哪个小角落跟自己的小徒弟共商修炼捷径?”

见他越说越离谱,方正反倒冷静下来,保持着帝尊该有的风范,“原来柳师弟平日就是这么教你的?”

“这些啊,跟我师尊无关,只是在师伯这里总结出的经验。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有所不对,也烦请师伯指出。”

他说的,可真没什么不对,若非要指出,那就是修炼捷径了?别问,堂堂帝尊怎会教徒儿捷径?当然是悄悄地教!要不是某次去看风奂的时候,歪好路过某个小旮瘩感受到强大的结界,没忍住好奇偷窥,他也还不知道这事呢!

不过帝尊要是敢指出来,那也真是不要脸了。

风奂原本已经打断阻止白轻尘继续说下去了,毕竟再多说点指不定要出什么事,他也不希望自己兄弟为了自己遭这么大罪。

可听到这里,他完全忘记了到嘴边的话,只张了张口,半晌,才想问一句:可当真?

可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从此两不相欠。”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