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网带来了《侯门团宠小郡主》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暮欢顾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作者纳兰公卿文笔极佳,情节跌宕起伏,令人十分揪心,强烈推荐。苏暮欢身体彻底僵住,她痴痴的望着那一地血色,眸中满是绝望与不可置信。她仅剩的哥哥,就这样没了?她眼睁睁的看着却救不了他!她什么都做不了!

精彩章节

金陵皇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歌舞升平,丝竹管弦声声悦耳,当今天子莫羽高高在上,面容棱角分明,眼神阴翳得似乎能滴出水来。

他怀里拥着一个身穿淡黄色凤袍,身影枯瘦,脸色苍白眼神呆滞看不出所思所想的女子。

似是大殿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良久,莫羽似乎看得索然无味,薄唇轻启:“来人,斟酒,朕要与娘娘共引一杯。”

一个小太监闻声躬身上前,蓦地,刺眼的白芒一闪即逝。

莫羽怀中的女人猛地抬眼,瞬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个小太监手持利剑以雷霆之势朝身旁的人袭来。

她眼皮一颤,蓦地起身,下意识拦在莫羽面前以身挡剑。

刹那间,利刃穿破皮肉的动静响彻在寂静无声的大殿中,殷红的血液倾涌而出顺着剑身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

顿时引来一阵惊呼,却没人注意小太监的人无来由一抖。

“有刺客!”不知谁突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而她也在瞬间看清小太监的容颜,本就苍白的面容瞬间血色尽褪:“三哥……”

“苏暮欢,让开!”苏瑾索性不再遮遮掩掩,露出一张俊逸无暇的面容,只是此时的他双眸通红,布满了彻骨的恨意:“我要杀了这个狗皇帝!”

“三哥,这是为何?”苏暮欢紧紧握住刺在肩膀的剑,白皙的手瞬间血流如注:“他是我的夫婿啊!”

她哀哀的问道,眸中的光芒却是暗淡了几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剑若不是刻意刺偏了半寸,恐怕此时的苏暮欢已是一个死人。

“哈哈哈,夫婿?”殊不知,苏瑾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般仰天大笑,眸中几乎凝为实质的恨意掩去了彻骨的悲凉。

“苏暮欢,我只恨自己有眼无珠,原来你也不过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蠢人罢了!你口口声声的夫婿,害得父亲和大哥惨死战场,斩了你的二哥,你家破人亡都是败他所赐,这样一个人你还当他是你夫婿?!”

苏暮欢如遭雷击般彻底愣在原地,只觉得全身血液瞬间冰凉,她僵硬转过脖子去看那个依然高坐龙椅的人,唇瓣颤抖着半天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莫羽,我三哥说的可是真的?”

她喊的是莫羽,不是夫君也不是陛下。

心下对苏瑾的话却是信了几分,只觉得身处冰天雪地却被人迎头浇下一盆冷水般,冷得连骨头都隐隐疼了起来。

然而,莫羽却并未搭话,嘴角噙着凉薄的笑意,不承认也不否认。

苏暮欢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她早该明白的,这样生性凉薄的一个人怎么会放过向来忌惮的将军府。

闻声而来的侍卫哗啦啦地一下涌了进来,将整个宫殿迎得水泄不通,他们手中释放着森寒冷意的武器。

无来由让苏暮欢心中一颤,她急忙将苏瑾护在身后,暗运内力心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三哥逃出去。

她只剩下这个哥哥了。

苏家唯一的血脉绝计不能绝于此地。

突然,苏暮欢感觉到一阵酥麻伴随着经脉寸断的痛意深入脊髓,胸膛处更是血气翻涌,只见她脸色蓦地惨白哇地一下吐出乌黑的血渍。

此时,苏暮欢还有什么不能明白的,原来莫羽早就计划好了,还在不知不觉间下毒废了她的武功。

“莫羽,放过我哥哥,就当是我陪你十年出入沙场,征战无数的交换,苏家已经没人了,他再威胁不到你什么……”没有了内力的支撑,苏暮欢彻底瘫软在地上。

“苏暮欢,你不要求他,我们苏家的人铮铮傲骨,无须贪生又何惧死意!”

一击不中,苏瑾早已痛失刺杀良机,此时已被人夺了武器,控制着往外拖,他一边挣扎一边冷声呵斥苏暮欢。

“苏暮欢,你可知道父亲和大哥他们怎么死的?兵马未行粮草先动,他们这一去却根本就没有粮草!没有后援,却还被安上了一个通敌的罪名……”

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苏暮欢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陛下,当我求你,放过我哥哥!”苏暮欢强撑着浑身酸软无力,跪得笔直。

她不要什么尊严,什么傲骨,她只要三哥能活着。

说着话,她额头重重磕在冰冷生硬的大理石地板上,瞬间头破血流。

可她仍旧不知疼痛般,一个接着一个。

不多时,原本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便沾满了血,犹如可怖的恶鬼般鲜血淋漓。

不曾想,原本无动于衷的莫羽不紧不慢的放下了手中杯盏,漫不经心的踏下殿来,缓缓蹲在苏暮欢面前。

原本凉薄的嗓音此时温柔得吓人:“好好待在朕身边不好么,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痛苦了。”

苏暮欢身体微微一颤,莫羽原本深情宠溺的眼神突然变得阴鸷无比,嗓音冰冷:“朕现在就让你亲眼看看,违背了朕究竟是什么下场!”

苏暮欢还未来得及细想,便被一股力道重重拽上头发,硬生生将她往殿在拖去。

丝毫不顾及她身上血流如注的剑伤,殷红而刺目的鲜血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长长而扭曲的拖痕。

苏暮欢已经痛得麻木,身上的疼不及心伤的疼半分。

殊不知,更让她绝望的还在后面。

她就这样被直直的拖往殿外,拖上城墙高楼,一路的玉阶直磕得她头昏脑晕,好半天才看清楼下的状况。

她的哥哥……

向来宠她入骨的三哥四肢以及头部都被手掌粗的麻绳牢牢栓住,而绳子的尽头是分往五个方向的马车。

车夫已经严守以待,只待一声令下便会驱赶马车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去。

五马分尸,这是她曾经只是书籍上看过的刑法,却没想过这会用在自己亲哥哥身上。

不要,不要!

她心中不断地呐喊着,她双手双脚并用企图爬起来去解开栓在哥哥身上的绳子,却终究使不上力,整个人犹如一摊烂泥般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阿暮,不要看,不要怕,哥哥不疼的……”被牢牢绑住挣扎不得的苏瑾似乎看到了她,扯了嗓音安慰着他。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