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在此为大家推荐带来重生后满级大佬被病少宠娇了作者圆圆夫人精彩章节免费阅读,主角叫白曦月沈时归是作者 圆圆夫人倾力创作的。白曦月重生回到十年前。那年,假妹妹霸占她父母,害死她外公,伤害她男神,让她沦为名流圈群嘲的‘农村千金’。于是,满级重生的她这一世——必将假妹妹按在地上摩擦!

精彩章节

白曦月是刚从乡下被接到市区,进入贵族学校的那年,认识的沈时归。

依照现在的时间点来算,便是去年夏天。

去年,她刚成为白家千金。贵族学校、名媛圈、名流聚会,统统都是她不曾接触过的圈子,也是很排斥她的圈子。

一整年,她融入不了这种集体。甚至被圈子里的贵公子、富千金嘲笑,取了个‘农村千金’的绰号。

那些富千金聚集在一起,嘲笑她:无论她怎么努力,身上还是有股农村人的土味,跟她们这些富千金永远有无法逾越的差距。

所以,从农村而来的她很水土不服!

这一年,她只有沈时归一个朋友。

沈时归也一样,只有她一个朋友。

可他们又不一样。

他是拒绝社交,她是融入不进。

而她之所以能跟沈时归成为朋友,只是因为,当她受到名媛圈的团欺时,他多次出手帮她。

他每出手帮她一次,她就对他多几分好感。逐渐,与别人口中‘精神有问题’的他交心交底。

也是在日久月深的了解下,她才知道,原来他帮她的理由很简单。

因为她的境遇像极了20年前偶像剧《流星草原》的女主——白菜花。

而那部偶像剧是他去世母亲的爆红作品,他只是在她身上找到母亲的影子。

虽然是这种理由,可他对她确实真心真诚。

他教她下棋、画画,带她骑马、射箭,给她报学插花、品茶,手把手让她学会名媛该会的东西,提升她的修养与气质。

她报考艺校,也与他有关。

总结来说,她之所以能成为优雅知性的影后,拥有开阔眼界,闯出未来的一番事业。都是因为农村出来的这一年,沈时归由内至外将她重新打造过。

她欠他太多人情、感情,没还他一分一毫……

还让他在白仙仙的挑唆下,误会她虚情假意,落落离去。

30岁时,在商宴上重新遇到他,她心中涌出万千愧疚。还以为有机会与他重归于好,谁知,她很快就车祸死去……

而沈时归,也成了她临死都无法释怀的遗憾。

回归此时,面对刚被白仙仙伤害过,情绪还未恢复的沈时归,白曦月心焦而又心疼。

“你信了白仙仙的话,以后是不是就永远不想见我?觉得我对你是虚情假意,甚至恨我?”她问沈时归。

面对面,沈时归的脸终于没那么僵了。

抬眸,长刘海下,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瞳眸里装进她微红的脸颊,“不会恨你。”

“那还是会离开我,永远不见我,对吗?”她问。

回应她的,是他的沉默无言。

那就是了。

他话少,沉默即代表默认。

“时归,我错了。”

伸手,白曦月试探性的握住他垂落身侧的左手,他没躲。

迈进一步,白曦月握紧他的左手,撅嘴示软道:“看在我在你家门口等两天两夜,等到发烧的分上,你就原谅我吧?我不想失去你这唯一的朋友。”

终于,在她示软后,他的脸色才逐渐柔软。

见他右手从兜里抽出,缓缓上移,触摸她的额头,黑眸已逐渐生出温柔色,“还烧着?”

“低烧。”

白曦月乖声回答,“不生气了?”

“嗯。”

收手,沈时归右手塞回兜里,掏出一枚白玉兔,“你好好休息。我准备接受治疗。这兔子赔给你,你让我养的兔子,没了。”被他杀了。

12只。全杀了。

他这次,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他也怕自己,会伤到她。

“没关系。”

白曦月收走那枚白玉兔,“你去哪治疗?我陪你。”

“不用。”

沈时归嘴角轻扯,“好了回来找你。”

“我不怕你,也不讨厌你。”她道。

“我知道。”

沈时归眨眼,压低声音,重复道,“我知道。”

他这两声‘知道’,有两个意思。

他知道她不怕,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只要她否认了白仙仙那番话,他就能够确定,她心里有他,是真心对他。

“等我一年。”

他许下允诺,“一年后,痊愈回来找你。”

或许,他高估自己的病了。

白曦月在想,如果他是为了治病而离开,那前世他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可是十年后……

现在对她允诺一年,恐怕是要食言。

“那你会彻底消失吗?我联系不到吗?”她问。

沈时归停滞一刻,“不会。”

本来,他是想封闭治疗,但是,对她拒绝不出口。

“你手机号已经打不通了。”她又道。

“我会拿回来。”

“你微信、QQ,也不回了。”

“我会上。”

“那只是不见面,还能聊天,对吗?”她问。

沈时归眼帘轻轻眨动,“嗯。”

白曦月叹息一声,张开双手,“抱一抱吧,要很久见不到你了。”

屋檐下,她轻轻搂住他的脖子,侧脸贴在他肩头,鼻尖微动,嗅到他身上有淡淡的血腥气。因此,搂的更紧,更用力。

他没拒绝,没躲。但是,也没回拥住她。

朋友…

那是托词。

她很清楚,他在她心里的真实定位。只是她一直都觉得,她不配。

这一世,等她配的上的时候,希望他还在。

附唇在他耳畔,白曦月轻道,“别信任何人挑拨的话,你在我这,永远是特殊的。”

良久,听到他一声极轻的回应:“嗯。”

……

送走沈时归,白曦月转身回家。

白仙仙对沈时归说那些假话,以她的名义伤害沈时归,把沈时归推远。

这笔账,现在就算!

进入屋内,白曦月才发现,白仙仙在她到来之前就开演了——

饭厅处,白仙仙正坐在曾丽身边哭哭啼啼,眼泪汪汪,哭成个泪人。

曾丽还抚着白仙仙的后背,好意安抚白仙仙。

见白曦月进来,曾丽主动替白仙仙揽下罪名,“曦月啊,仙仙都跟我们说了。她跟沈同学说那些令人误会的话,确实都是我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跟沈同学能就此断干净,我怕你对他太认真,又被他伤害。不是妹妹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

白曦月本来有很好的理由能跟白仙仙撕破脸,可曾丽一揽罪,她便不好怪罪了。

现在这个阶段,白仙仙还是父母的乖女儿,父母还爱护白仙仙。

她想动白仙仙,并不容易。一个弄不好,还会伤害父母,影响她与父母之间的感情。

分析利弊后,白曦月只能就此作罢。

不过,可以放过白仙仙,但不能白放过!

“我在他家门口等了两天两夜,就为了跟他解释误会。你们为什么要增加我跟他的误会?你们什么都不懂,更不了解他,是我对不起他,不是他对不起我!”

假装很生气,白曦月重重坐下,甩脸色给全家看,“这一整年,只有我欠他,他没占我半分便宜。我伤害他,白仙仙也伤害他。我还没追责,说谎的人反而先哭惨。那我呢?我失去的谁赔?”

“对不起,姐姐呜呜……我只是,为你好……”白仙仙眼泪掉落的更加汹涌。

“曦月,是妈的错。你别怪仙仙。”

曾丽护住哭哭啼啼的白仙仙,生怕她们姐妹情产生裂缝,把罪责尽管往自己身上揽。

“是妈自作主张,跟仙仙交待,不要再让你跟沈同学往来了。你怪我吧。”

“你是长辈,我还能怪你吗?时归走了,你也满意吧?”

白曦月佯装愤怒,语气高亢,“这饭,我没胃口吃了!外公,你吃完上楼找我!”

发完火,白曦月愤然离场,很快跑出饭厅,回到二楼房间,锁门。

吴大军见她一走,也放下筷子,匆匆追随。

饭桌边,只留下白家夫妇与哭哭啼啼的白仙仙。

父亲白建斌放下碗筷,叹道,“你既然护着仙仙,那曦月那边,我去哄。不能厚此薄彼。”

曾丽点头,“好,你快去。”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