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网带来纸琉璃江芷澜免费阅读,葬城棺小说全集无广告,葬城棺是作者海带酒的代表作之一,该小说讲述了别无选择的纸琉璃被卷入几方势力的争斗中,生死关头在江芷澜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神奇能力,并和江芷澜一起踏上了被军阀追杀的逃亡之路。

精彩章节

纸琉璃仔细聆听上方传来的动静,不一会儿便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人有不少,而且动作粗暴,已经传出好几下破碎声,不知砸了多少东西。纸琉璃并不心疼,书房里放的大多是赝品,但货架上那些真货应该也逃不了。他无暇顾及那些藏品,心中充满疑惑。

直接砸门进来,会是谁呢?这可是大白天,也太明目张胆。是江芷澜的黑帮吗?不太像,两个看守不至于弄出这么大动静,也不应该叫人过来把事情闹大,他们并不想引人注目。同样,也不会是绑架自己的人。

难道还有第三批人盯上了自己?

纸琉璃暗暗叫苦,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一会儿工夫,就什么麻烦都找上门来。他暂且把打包到一半的工具放至角落,悄悄关了电灯,凭记忆摸索着躲到一座雕塑背后,再从周围拉来别的东西,把自己挡好。上面的声音还没停,他战战兢兢地听着,祈祷这帮人赶快走。

不知挨了多久,总算没再听到什么大动静了,寂静中只有不知哪里传来的滴答声。但纸琉璃还不敢轻举妄动,他有点想再去楼梯口听一听,又怕秘密入口被人发现。暗门虽做得隐蔽,但他是从下面关闭的,桌脚那些解开的暗扣会不会引起注意,这很难说。

正在此时,暗门被猛地一下拉开,投下一道白光,纸琉璃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往里缩了缩。

接着,他听见暗门又被轻轻关了起来,地下室重新陷入黑暗。这太奇怪了,他们没道理发现暗门却不下来检查。纸琉璃小心探出头,可实在是太黑,什么都看不见。

忽然,他听见有人小声叫道:“纸琉璃,你在这吗?”

认识自己?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声音?

他想到了,但他不敢相信,而且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是她。

“纸琉璃?”那个声音又叫道,不会错了,毕竟不久前才刚刚和她说过话。

“江芷澜?”纸琉璃试探着问道。

“是我,快出来。”她好像边说边试图走动,撞到了那个巨大的工作台。纸琉璃赶紧制止她再发出声音,自己慢慢挪开面前的东西,往入口处移动。

“你在哪?”

“过来了,你别动,别出声。”纸琉璃依靠对声音方位的判断,在楼梯底部附近找到了她,犹豫了一下,说,“对不住了,江小姐。”然后拉起她的手腕,把她带到远离入口的地方。

出乎意料,对于这僭越之举,江芷澜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还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戴了手套?”

纸琉璃懒得回答,反问她:“倒是你,怎么跑到这来了?你是怎么发现的暗门?上面究竟怎么回事?”

“你这么问,让我答哪一个?”看不见她的表情,语调也很平静,但纸琉璃能想象到她脸上的不满。

“先说说上面怎么回事。”

江芷澜沉默了几秒,然后告诉纸琉璃,是自己的仇家找来了。“从码头就盯着你们,一路跟来,把你店给砸了。”她轻描淡写道。

“关我什么事?”

“以为你是我的人,这店是我的产业呗。简而言之,你被连累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无妄之灾。”

“就因为这?”纸琉璃非常生气,低声喝道,“你还真是能惹事啊!”

江芷澜冷哼一声,“你这家伙,黑灯瞎火的,倒是有种起来了。我不是很愉悦。”

纸琉璃压抑住怒火,又问道:“好,那江小姐能否解释一下,你为何会在这里?”

“保护我的工匠师傅。好歹,你也算本小姐的财产了。”她理所当然道,“本来就不太放心,感觉昨晚的清扫没做干净,况且你可是被绑架过的,背后那人还没解决,我肯定要多留意。为了安全,你们走后我也就亲自跟来了。我对你可用心了,平时我轻易不下船的!只是没想到,对方来了这么多人。”

“可你为什么……”

“撤退时,我和徐迟他们走散了,后来又有点……有点迷路。”虽然看不见,纸琉璃也感觉她已经脸红了。

“我想他们砸店之后应该不会再来一遍,就在他们离开后折回这里。”江芷澜一本正经地继续道,“就是西洋人常说的,炮弹不会落入同一个弹坑,人不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那暗门?”

“很简单,地上有水,看水流的方向就知道了。”

纸琉璃恍然大悟,也明白了刚才自己差点忽略掉的声音,原来是水滴声。大概是砸破的花瓶里流出来的吧。“这么说上面已经没人了,那我们上去吧。”他起身欲走,被江芷澜一拳打在腿窝上,腿一弯跪倒下来。

“啊,我只是想拉住你。”她无辜地解释。

纸琉璃无言以对。

“不能上去。”她说,“一大堆人在你家门口围观,我刚才从后墙翻进来的,现在若是被人看见我们两个一起走出去,我的脸岂不是丢尽了。”

纸琉璃已经懒得思考她一个女孩子如何翻墙翻得这么熟练,只好提议自己先出去,事态平息后再把她接出去。江芷澜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两人就同时噤了声。他们都听到,地面上再次传来脚步声。

“怎么又回来了?”纸琉璃悄声问,“大白天的砸我家店,警察也不来管管?”

“因为是王siling的人。”

简单一句话,让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不过也让纸琉璃再一次震惊:“你……和王siling结的仇?”

江芷澜没有解释,纸琉璃也不再出声。两人听着地面上杂乱的脚步声,以及一些模糊的喊话声,不知如何是好。这时纸琉璃忽然想到,既然她能通过地面上的水流发现暗门,那么军阀的人也可以。

“不能继续躲在这,他们迟早会下来的!”他说。

“那你这里有别的出口吗?”江芷澜反问。

“没有……”

“后门也不留,太不专业了。”她嫌弃地说。

当年修地下室没找你这个专家参考真是对不起了啊。

这时,纸琉璃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如果只是防身也就算了,他竟然还听见她起身向楼梯处挪动。“你疯了,要和他们打?”他忍不住说,“这个地形我们完全处于劣势,出去就是死啊!”

“是的,我感到十分惶恐,不知所措。”江芷澜说,声音听起来却并没有丝毫惶恐。纸琉璃还想继续劝,被她一句话噎了回去,“帮不上忙就在一边看着。”

帮不上忙。在一边看着。

纸琉璃胃里一阵翻腾。由于太过紧张,一直被忽略的本能反应开始蠢蠢欲动。这句话像是个开关,触动了他内心深处不愿面对的那一部分。

他咬了咬牙,越过江芷澜走到了前面。

“你做什么?”她问,“说真的,这时候我可护不住你。”

“我来帮你。”纸琉璃说完,深深吸了一口气,踏上楼梯,伸出一根手指。

要不是被逼成现在这样子,真是不愿用这招啊……

指尖触到楼梯上的积水,他全身一阵剧烈抽搐,把江芷澜吓了一跳。

“你在干什么?你没事吧!”

“书房有两个。”纸琉璃忽然说,“左右各一,左一背对暗门。”

她惊恐地看到,他的双眼泛着苍白的光,瞳孔中仿佛有一场风暴在旋转。“院里有三个,四个,又走过去一个。前厅看不到,大概有三到四个。”纸琉璃继续轻声道。

“你能看见?”

“嗯。”纸琉璃抽回手,双眼恢复正常,“解决完书房里的,其他人会跟过来,到时候听我的。”他把江芷澜拉到地下室一角,自己从坯车边摸到水盆,往地上一泼,然后蹲xiashen,再次将手伸入水中。

“这个角度。”他托起她的手对准方向,顿了顿,说,“开枪吧。”

枪响,暗门边的军人应声倒地。同伴惊呼一声,四下张望,没有找出枪声来源,连忙呼叫支援。一群当兵的冲进了书房,议论纷纷,都说房子彻底检查过,并未发现有人。其中一个小兵俯xiashen查看尸体,突然又被第二枪准确击倒,众人一时大乱。

“打中了?”地下室里,江芷澜半是紧张半是兴奋地问。

“打中了。”纸琉璃说,“准备好,他们要过来了。”

他竭力与分裂的意识作对抗,如同化身千万,视线不受控制地疾速游走,无数个仰视的画面在一片氤氲之中挤入脑髓,让他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坠落感。他再次感到了眩晕,被暂时抛却的肉身也仿佛要化作一摊积水,哗地一下崩散开来。

在他的视野中,一众士兵没过多久便发现了地板上的弹孔。领头的指挥手下拉开暗门,打开手电照了进来。

“闭眼。”纸琉璃用尽力气虚弱地命令道。江芷澜依言照办,知道这是为了防止被突如其来的强光晃到。

纸琉璃的视觉则不受任何影响,仍密切关注着对方的动向。他们还在犹豫,没有傻到直接下来。他先前确认过,没有人带手榴弹,他并不担心。接下来会有两种可能,对方忍不住主动下来,或者用其他方式摧毁地下室。而街坊们都在大门外关注着,军阀再怎么霸道,也不至于太乱来。至少不是优先选项。

不出所料,两个小兵被推下楼梯,打着手电朝各个方向乱晃,嘴里叫着:“里边的,快滚出来!别躲了,都看见了,主动投降饶你不死。”

江芷澜轻蔑地笑了,连这边有几个人都没弄清,毫无意义的威胁。她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适应了光线后才全部睁开,两道光柱的源头清晰可见,只消一开枪便能解决。行动前,她正要提醒纸琉璃注意见机行事,用手肘捅了捅旁边,却落了个空。她伸手摸索,发现纸琉璃竟然倒在了地上。

她心下一惊,推了推他:“喂,小刘,你怎么了?”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