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网带来了《恶女为凰》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宁司空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作者凉月文笔极佳,情节跌宕起伏,令人十分揪心,强烈推荐。唐州,胡氏宅邸。今日灯火通明,无数宾客前来,献上无数奇珍异宝。今日胡家老太爷八十大寿,不少的达官显贵都到了这里,都想要与胡家攀上关系。

精彩章节

探笔郎开口道:“那风月巷就算是你全烧了也没有用,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将他身上的伤处理好!”

楚宁的眉头聚拢,像一座小山,“我知道,但是那些人……”

只要想到周山海曾经在那里度过如此黑暗的一段时间,楚宁的心就万般的疼痛!

“你放心,这些事情交给我!”

探笔郎说着,向着外面的方向走去,“我去帮你处理好风月巷的事情!你安心在这里照顾他!”

说完话后,探笔郎快速的走了出去。

楚宁欲言又止,想要说些什么,可看着探笔郎远去的身影,她又什么都没有说,转了身,视线落在了周山海的身上。

“宁主!我们身上的丹药不多了,而且,药性非常的刚烈,根本就不能让没有灵力的他吃,吃了也许会爆体而亡!”

玉妙卿神色无比的凝重高声的开口说着。

闻言,楚宁蹙起了眉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久久都没有说话。

如此的模样,让玉妙卿也是焦急,转身看着床榻上满是血污的少年。

“宁主,我去找郎中!”

玉妙卿此时突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急忙的起身,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闻言,楚宁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可眼看着玉妙卿已经走远了去,她也没有阻拦。

这一次下来走得急,估计还要半月,他才能与花爷一起从上面的位面下来。

楚宁想到这里,快步的走到了周山海的身边,拿着绢帕,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他身上的伤口,让人看着着实万分的心疼。

刚擦了没两下,就听着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音。

那不是玉妙卿的。

顿时,楚宁蹙眉,猛的站了起来,转身看向门口,只见一个男人站在那里,毕恭毕敬,双手抱拳,“姑娘!”

来者非常的有礼貌,甚至带着一丝的敬重。

这样的举动,能对周家的人,甚至对楚宁做出来,让她十分的警觉。

看着楚宁陌生的打量着自己,男人急忙的开口,“姑娘,怕不是忘了我,我正是隔壁院子的管家!”

这句话说出口,楚宁微愣,心中了然。

怪不得刚才自己觉得这人眼熟,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这里。

“恕我唐突冒昧,只是我们少爷主院的院墙塌了,现在正在那里发脾气,连累了不少的人……”

“与我何干?”

楚宁冷冷的开口说着,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闻言,管家微愣,支支吾吾的开口道:“那院墙连接的,正是这,这……”

管家一直犹豫不决,欲言又止,不过话说到这里,楚宁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合着昨夜自己踹的那一脚,直接是把这两个院子,合并成了一个院子!

“知道了,我会命人去修,从这里离开。”

楚宁此时心情不好,不想与其他人多说废话。

“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如何?”

楚宁不悦,高声的开口质问。

这管家到底有完没完,都没有见到自己在这里照顾病人吗?

楚宁不喜与他人交谈,更对这种琐事不想接触,一般都由玉妙卿去弄。

现在突然有人跟自己说了这么多的话,还真是有一些让她觉得拘谨。

闻言,管家后退了几步,让开了路,将院外的画面,呈现给了楚宁。

“我们少爷说,亲自过来看看这里,要将这两个院子合二为一,买下来!”

什么!

楚宁错愕,眼眸更是冰冷,“你说什么?”

“我要将这院子买下来,你说个数吧。”

此时,一个男声突兀的从院内的方向传来,楚宁闻声望去,只见一座雕花薄纱幔帐大撵就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十分夸张的是,周围四个壮汉站在那里,扛着那轿撵,迟迟都没有放在地上。

楚宁被这画面,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总觉得有些不正常。

“不卖。”

对这个邻居,楚宁没有一丝的好感。

闻言,轿撵之内传来一声冷笑,那纤长的手指缓缓的撩开了幔帐,二人四目相对。

楚宁的心脏空了半拍,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男人,宛若谪仙,气质更是不凡,剑眉星目,眉眼之间温柔似海,举手投足,更是带着不羁。

这可是楚宁从小到大,见过最好看的男子。

“不卖,可是嫌我穷?怕我买不起?”

男人冷冷的开口说着,觉得有冒犯到了自己。

楚宁蹙眉,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的言语。

这样的反应,让男人不悦,“来人……”

“从我的院子里离开,现在!”

趁着自己现在不想再在周家的院子里面杀人,她做出了最后的通牒。

“姑娘,现在你让我走,用不了多久,你就要来求我进来!”

男人说着,气定神闲的看着她。

楚宁一听这话,更是面无表情,大手一挥,直接就关上了房门。

丝毫没有给他面子。

“砰”的一声响,让男人整个身子都一震,一旁的管家更是错愕不已。

这个女人,居然拒绝了少爷!

男人见状,勾起了唇角,坐在里面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我们回去!”

“是!”

一声令下,几个下人直接将轿撵转身,向着远处走了去。

见状,楚宁更是蹙起了眉头,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男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如此大的阵仗,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的轿撵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轿撵之中的视线,一直都注视着自己,从来都没有移动过。

片刻,这小插曲终于结束,楚宁站在屋中,将周山海身上的血渍清洗了个干干净净。

“宁主!”

此时,玉妙卿快步的走了进来。

“没来?”

玉妙卿身后空无一人。

闻言玉妙卿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样的举动,让楚宁蹙眉,“什么意思?”

“这偌大的唐州城内,的确有个厉害的郎中,不过,我去的时候,已经死了!”

“死了?”

“是!”

玉妙卿也是神色无比的凝重,“这城内的郎中,死得死,伤的伤,根本就没有现在能出诊的郎中!”

话音刚落,楚宁的眉头又一次的聚拢成了一座小山,负手站在那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若是一个郎中受伤,可是巧合,但是现在,所有的郎中都受了伤,那可就不对劲了。

到底是谁,故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些郎中都说自己没有见到人影,就已经受了伤了!”

玉妙卿低声的开口说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楚宁闻言点头,刚要说话,探笔郎也走了进来,安逸的扇着他的扇子,举手投足更是潇洒不羁。

“楚宁,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去的时候,整个风月巷,都已经被人清理个干干净净,成了空巷。”

探笔郎说的话,让玉妙卿更是一愣,“这怎么可能?我们去何府也不过半个时辰,这风月巷里能惹到什么样的大人物……”

“除非,做这样的事情,是来给楚宁出一口气的。”

探笔郎也是怀疑,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如此的言语,让楚宁蹙眉。

“若是没人能看,我们自己来。”

普通的草药,总该有些。

这话说出口,玉妙卿的神色微微有些不对。

楚宁一眼就看了出来,开口道:“怎么!”

“宁主,我去了店里,那些受伤止血的草药,都让人给买了去!”

“谁!”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