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甜铺文学网带来苏小小顾宁之免费阅读,掐指一算督主你命里缺我小说全集无广告,掐指一算督主你命里缺我是作者云巅上的妖的代表作之一,该小说讲述了现代玄门大师苏小小穿越成了苏府千金,一朝回到解放前,不仅一身道行所剩无几,还缩了水,三十好几的大龄女修成了十一二岁的小丫头,还被个“叔叔辈”的万年老光棍惦记。

精彩章节

俩人仗着胆子继续往前走,好在没走多远,就在一棵树下发现乔娇娇,小姑娘一脸恍惚,茫然若失。

甚至不知道发生何事。

“这次应该是真的了吧?”

陈锦州心有余悸,乔瑾年也不敢确定,听到苏小小说:“是她,快拴红线。”

乔瑾年这才把一直攥在手心的红线系在乔娇娇手腕上,拉着乔娇娇往回走。

陈锦州摇响铜铃,在一睁眼,俩人都回到原来的房间,苏小小和乔家众人都在。

俩人浑身冷汗直冒,大口喘着粗气。

“怎……怎么样了?可找到娇娇了?”

乔母急问,乔瑾年点头:“我刚把红线系在娇娇手腕上,子敬摇铃,睁眼我就回来了,娇娇她……应该也回来了吧?”

说罢,不确定地看向苏小小。

苏小小点头:“不出意外的话,乔姐姐已经醒了。”

乔家人大喜过望,赶忙去看,果然见床上的乔娇娇面色红润许多,挣扎着呜咽两声便睁眼。

“母亲,祖母!”

乔夫人欣喜垂泪:“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乔老太太和乔夫人牵着乔娇娇走出内室时,乔家人以及江神医都目不转睛的看向乔娇娇。

虽仍有些虚弱,但面色红润,不似前几日苍白,好像随时都能睡过去似的。

江神医啧啧称奇,上前一步。

“老夫人,乔大人,可容许老朽替乔姑娘诊个脉?”

乔封城和乔老夫人下意识看了眼苏小小,见她没有不悦,点了点头。

“劳烦江神医。”

“神医二字老朽愧不敢当,乔姑娘,请坐。”

方才在内室,乔夫人大抵把事情经过简明扼要告知了乔娇娇,乔娇娇虽不明所以,母亲和祖母的话她还是信的,虽未拒绝江神医诊脉,眼神却偷偷撇向苏小小。

这位苏家嫡幼女,她也是略有耳闻的,而今对她居然有了救命之恩,除去姻亲这一层,日后少不得要多交好。

江神医把过脉后捋着胡子频频点头。

“脉象平稳,除略有些虚弱之外,完全没有大碍,好生调养几日即可。”

说完倍感好奇的转向苏小小。

“小丫头本事不小,不知丫头师承何门?老夫对此道也是好奇得很。”

苏小小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道:“我师承玄门苏氏,家师已过世。”

正说着话,一旁喝茶润喉的陈锦州忽然手腕一抖,茶盅落地,乔瑾年惊异一声。

“子敬?”子敬是陈锦州的字。

“……”

陈锦州双目微瞠,浑身不由自主发抖,两手微颤,指着乔娇娇身后,差点忍不住两眼一翻晕过去。

什……什么东西?

苏小小啧了一声,似乎早就料到。

“苏姑娘?”

乔大公子心急,下意识去问苏小小。

“见鬼而已,习惯了就好。”

陈锦州:……

众人:……

那是能习惯的?

最后苏小小还是解释了一遍。

陈锦州乃是全阴命格,估计可能是他家里给他弄过法器或护身一类的东西随身携带,勉强隐藏些许,今日为找乔娇娇的魂过了阴,那些克制的护身符就不好用了。

全阴之体,说抬头见煞可半点不夸张。

听过之后,陈锦州抖着手露出脖颈上从小不离身的玉佩,原本润泽的玉佩,此时已略微暗淡。

陈锦州眸子微睁,这是……失效了?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是什么全阴命格,还有这玉佩,打从他有记忆以来就贴身带着的,父母少时曾一再嘱咐不可摘下,没想到……

竟然是如此。

“这……子敬,对不住,都是因我们家而起……”

乔瑾年内疚,忽而想到什么,目光灼灼看向苏小小:“苏姑娘可有什么法子,再帮子敬解决此事?若可以,在下可应承苏姑娘任何要求。”

苏小小撇嘴。

“就算没这回事,这玉佩也保不了他多久,全阴之体,随着年龄增长会越来越重,护身符什么的压制不住,也是早晚的事儿。”

“那……以后会如何?”

陈锦州仗着胆子问。

苏小小耸肩:“抬头见煞,时时见鬼,也没什么,习以为常就好。”

陈锦州:……

拜托,他胆子小,别再吓他了!

明明看上去和普通小姑娘为什么两样,怎地忽然感觉,这丫头的性子,像极了习惯调戏良家少女的纨绔。

堪称恶劣。

“那……就没什么法子解决?”

“不是说了,习惯就好。”

他习惯不了!陈锦州几乎脱口而出,亏得教养良好,不至于当众失态。

“还请苏姑娘想个法子,在下定当感激不尽。”

算起来,陈家与苏家,也算沾亲带故,他母家的一位表姨母,是苏家二老爷的填房。

苏小小干咳两声。

“这个嘛……也不是不能办,不过有点麻烦而已,这样吧,你去找一块儿质地上好的玉给我,我亲手雕刻一块玉观音你随身携带,要比你原本这个护身符好用的多。”

陈锦州闻言立即点头:“没问题,玉的事情交给我,改日寻到好的玉石,还有麻烦苏小姑娘。”

苏小小摆手。

“我可不是白干活儿了的,要银子的,看在都认识的份上,友情价,一万两银子。”

陈锦州瞠目,一万两银子,还友情价,干这行,这么赚钱的吗?

主要是这钱,他还花的心甘情愿……

这叫啥?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

陈锦州和乔瑾年连价都不敢还。

瞅了眼外面的天色,苏小小咽下最后一口糕点,拍拍手起身。

“这天都亮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了,陈公子的事儿,回头去苏府找我就行。”

乔家人一见她想走,赶忙开口道:“这天还尚早,不如就在这儿休息片刻,用过早膳再回也不迟。”

乔老夫人向乔氏递眼色,乔氏心领神会,面带微笑劝说道:“母亲说的是,小小也累了一整晚,还是歇息片刻吧,回头舅母送你回府去,都是自己亲戚,又不是旁人家,小小不必见外的,是不是哥哥嫂嫂?”

强势把球踢回乔大人和乔夫人身上,乔夫人紧着点头,苏小小是有大本事的,这样的亲戚谁不想好好结交一番,那才是傻子嘞。

乔夫人顺势也给了乔娇娇一个眼神,乔娇娇也笑着走过去拉住苏小小的手笑的亲切。

“可不是,姑姑说的我在理,论起来小小可还要叫我一声表姐呢,小小妹妹,今儿可是多亏了你,不然的话姐姐我怕是真要有个好歹,如今我可是欠你一条命呢我呀,一见着妹妹就觉着亲近,不如妹妹在府上小住几日,陪陪姐姐可好?”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