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涉灵人》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灵异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小说的作者是蒙咕鹿,主要人物是胡牧阳白若溪。平静祥和的人们不会知道,其实就在他们身边,还有着一个神秘的群体。他们勉力修习功法,他们默默对抗邪恶,他们拥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异能,他们坚守着与生俱来的使命。他们,便被称为“涉灵人”。

精彩章节

因为对烟袋的价值有了更高的期待,胡牧阳觉得,再这样随手拿着,好像与其身份不匹。可在家里翻了一圈,也没有合适装它的东西。最后索性用几张旧报纸缠紧,学着父亲当年的样子,插入后腰,最外面再套上一件长款及膝的羽绒服,心中倍感安稳。

一切收拾妥当,胡牧阳推门而出,目标直奔地质大学。

只是坐进车内后才发觉,后腰插着这东西太不舒服。极其费力的将其抽出,顺手放在了副驾驶的空位上。

点火将车启动,准备挂挡。手里握着方向盘,脑中却琢磨着烟袋锅子的事。

忽然,一阵刺耳的铃声自车内响起。

将档位回空,掏出手机。本以为是丘凌来催,却没想到硕大的屏幕上跳着另一人的名字:肖华。

肖华是胡牧阳六年的同事兼好友。当初二人同批参加考试,层层筛选,成绩皆优,最终都加入到八十万税务铁军当中。提起八十万这个数字,自然又想到了中午饭桌上白羽的酒话,不禁扬起嘴角。

接通电话,便传来肖华急促的声音:“哎,牧阳,刚听到一消息,还记得‘韩天成’那哥们儿吗,找到了!”

胡牧阳脑袋里琢磨着肖华说的这个人,同时打开车窗,给自己点燃一支烟,道:“就是‘天成家具厂’老板,欠了二十多万税款,半年多都查无此人那个?咱不已经委托给稽查部门了么,怎么找到的?”

“嗨,就是稽查找到的!我有个同学,半年前遴选到市稽查局,刚给我的消息。本来啊,像这种走死逃亡的老板,失联失踪的多了去了,大多数都像那泥牛入海。可这哥们儿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昨晚竟然偷偷返回家里,而且,跳楼自杀了!”

听到这里,胡牧阳手一抖,差点把烟掉身上。耳边又听肖华继续说:“你说他这命有多大,从九楼跳下来,正常人按说不死也得落个重残吧,可这哥们就摔折了一条腿,其他地方啥事没有,厉不厉害!”

胡牧阳左手夹着烟,右手自然的摸着那杆被旧报纸裹得紧密的烟袋锅子,对着电话那头的肖华调侃道:“你跟我说这事儿是啥意思,咋的咱还得代表税务局去看看他呗。”

“嘿,你还真就说对了。刚才领导给我过打电话,说现在这人不是没啥事儿么,正好还在医院里,让咱俩代表单位,去慰问一下,毕竟曾经也是咱们市里的纳税大户。顺便也从侧面了解了解,这二十多万的税款,对他来说又算不上那迈不开腿的大事儿,怎么就半年多联系不上呢,就当实地核查吧。现在人就在你媳妇上班的医院,一会儿我把他病房号发你手机上,算了,我在住院部大厅等你吧,你快点过来,这太阳眼瞅就落山了,天黑看病人,不吉利。”

得,这鉴定烟袋的事只能往后放放了。

给丘凌发了个信息,说自己这里有事需要耽搁一会,如果处理的快,再赶去找他。

掐灭燃烧殆尽的烟,顺便把左前和右后车窗都降到最低,这才重新挂挡上路。

若溪鼻子天生灵敏,不喜欢车里有烟味。这样开车通风快,冷是冷了点,但总比回家后让她数落强。

胡牧阳在医院停车场转了三分钟才挤进一个刚空出来的车位,忍不住抱怨:这医院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人满为患呐。

下车后正准备关门,却突然感觉周身阴冷至极,刺骨又稠密的冷风好像轻易透过了厚实的衣服在拼命地往皮肤里钻,刹那间竟让他想起第一次跟若溪去医院太平间的感觉。

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杆放在副驾座位上的烟袋锅子,胡牧阳忍着不适探身将其取出。本来还想插入后腰,但外面套着那件及膝的羽绒服,实在不方便。

衣服口袋放不下,徒手拿着又怕遭人议论。一番琢磨,胡牧阳想了个办法,将烟袋锅子顺着左臂的衣袖插入,羽绒服厚实,旁人看不出异样,而且刚好是小臂长短,不影响动作。

放置妥当后,车门落锁,胡牧阳迈步走进医院。

或许是因为开着车窗驾驶的原因,刚下车时感到的那股阴冷,此刻缓缓不见。胡牧阳抬起头,看了看尚存余晖的夕阳,心里琢磨:果然还是需要多晒晒阳光才好。

停车场直对着住院部的后门,快步进入大厅,老远就看见脚边立着一个果篮儿的肖华。此时他双肘正抵在护士台的桌面上,左手中握着一只纤纤玉手,右手在其上悬停不断指指点点。

不用说,这货正搭讪值班的小护士呢。

见胡牧阳走来,肖华微微抬头算是打过招呼,视线却始终不离小护士的手:“妹妹,真不撒谎,老话讲‘观掌中山河,断万千命脉’。我肖华行走江湖二十余载,只靠三技傍身:‘望面’‘观手’和‘摸骨’,皆乃我家传绝学。什么命理、前程、事业、姻缘啥的看老准了。你还别不信,但凡有一点说错,今晚我都请你吃饭赔罪,如何?”

肖华这人,长得挺精神,家境也好。按说这各方面条件都不差的小伙子早该成家了,可偏偏他心性不定。秉承着“只恋爱不结婚”的圣训。所以这么些年,女朋友倒是换了一茬又一茬,可只要一听说他不想结婚,用情再深的姑娘也只能含恨离去。

因为妻子若溪自小跟随四叔学习家传医术,大学时更是选择了医学院的七年本硕连读,毕业实习后便顺利留在了这个医院的中医科。胡牧阳时常接送,所以这里的医生、护士大多见过,即便不认识也都能混个脸熟。

走到肖华边上,胡牧阳对这个鼻子上有着几粒淡淡雀斑的的小护士正色说道:“没错,他这技术真是家中祖传的,我可以证明!只不过他刚刚说的不够准确,肖大师所专长的其实并非看手,而是看脚。”

“看脚?”小护士缩回手,满脸疑惑。

胡牧阳压根不理会肖华使得眼色,继续一本正经:“没错,就是看脚。他家祖传治鸡眼,在江北地区颇有名号,江湖人称‘肖一刀’就是他了!”

小护士听完这话,倒吸口气,绣眉紧蹙。猛按了几下免洗消毒液,翻个白眼快步走进护士站,再不抬头。而肖华则是气急顿足,对着胡牧阳低声吼道:贼子好胆,竟坏某家好事,速速拿将命来!

胡牧阳心里还惦记着烟袋锅子的事,便没继续陪他发疯,拉着肖华走向楼梯通道,充耳不听他一路的碎碎念。

只是二人即将走到韩天成的病房楼层,在楼梯转角处,肖华忽然拉住胡牧阳。脸上再没有刚刚玩笑的神情,且用少有的严肃口吻对胡牧阳说道:“刚才在电话里不太方便,我就没提。韩天成这事,其实有点古怪。”

胡牧阳转过头疑惑的看着肖华:“有点古怪?什么意思?”

肖华抿了抿嘴:“原本这种涉及走死逃亡或者信用受损的事情,都是稽查去办,跟咱没啥关系。你就没想过,为啥领导让咱俩代表单位过来慰问?”

是啊,一路上光惦记烟袋锅子的事儿了,根本没仔细琢磨。肖华这么一说,胡牧阳才反应过来,瞪圆了眼睛想要发问,却又被他抢先说道:“是我主动申请的,就你和我,代表市局来核查情况。”

听完这话,胡牧阳明白肯定有其他隐情,索性转过身,面对着肖华,道:“你一次把话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